必赢娱乐

但愿有那一天

3 5月 , 2019  

    这个周末看了韩国2013年底上映,根据已故前总统卢武铉真实经历改编的电影《辩护人》,确实是一部制作精良、内容深刻、感人至深、发人深省的韩国电影精品。
    影片的背景是1981年韩国全斗焕军事独裁政权执政初期的釜山。宋佑硕是个出身低下的小律师,经过自己的艰苦努力加上眼光独到,靠做房地产代理和税务咨询发了财,过上了安稳富裕的生活。他对政治不闻不问,只相信电视和报纸的报道,觉得参加示威的学生都是吃饱了撑的,觉得抗议不能改变什么,甚至在同学聚会上因为意见不合而跟报社记者同学扭打起来。可没多久,曾经有恩于他的泡饭店老板娘,其儿子朴镇宇因为读了几本禁书并跟同学一起讨论,被当局以“左派分子”抓了起来,而且釜山的人权律师都被当局严密监控,几乎没人可以为其辩护。这让重情义的宋律师陷入了深深的痛苦思索,一夜无眠之后,他毅然决定为小朴担当辩护人。——这就是当时震惊全国的“釜林事件”。
    80年代的韩国对于我们何其似曾相识,经济腾飞,老百姓大多生活水平提高,却无奈生活在压抑的政治环境里,公权力随意越界,以国家安全为名打击异见言论;执法机关漠视法律,刑讯逼供捏造证据,装模作样审判走过场;老百姓埋头过着小日子,对身边发生的事件不闻不问,安之若素……
    片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在我们的身边是那么的普遍。以宋佑硕为代表的中产阶级,靠着勤奋和聪明,闷声发大财,远离政治成为他们明哲保身的信条,认为那些为忧国忧民、为民请命、争取权益的人是不自量力、以卵击石。而事务长身上所折射出的更是大多数小康人家的心理:只要能赚钱好好生活就行,至于孩子的未来,有能力就送他去留学吧。而为数不多的清醒者,就像以记者同学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看得清形势,讲得出道理,却因为懦弱、胆怯,因为怕丢饭碗怕家人受连累,不敢公开抗命报道真相,只能在私底下发牢骚……
    片子中的反面角色也很真实,如车英东警官,刑讯逼供威逼利诱蛮横无理,但他真的是坏人吗?我看未必,只是被洗脑的悲剧而已,他们未必全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官运亨通,也许在他们心里,盲从就是爱国,粗暴就是效率,也许在他们的脑海里,根本就不觉得人的生命、权利比“国家安全”更重要。还有那些奉上级指令为神明,视法律尊严为儿戏的法官、检察官官僚们。还有那个海归的助理,深知民主的好处,却以不合国情为专制独裁辩护……
    如果不是宋佑硕们最终挣脱了财富和安逸的束缚而振臂高呼,如果不是一代韩国人为自己的权利做出不懈努力,也许,今天的韩国并不比他们的北方同胞更自由。可幸运的是,有宋佑硕这样敢于放弃安逸舒适生活为民请命的勇士,有朴镇宇这样觉醒的青年一代,有记者同学这样虽不敢冲锋在前,但背后默默支持的有识之士。更幸运的是,有尹军医这样用良心作证的体制中人,还有勇敢站在宋佑硕身后那99个釜山律师……
    今天的韩国也许还有许许多多这样那样的问题,或许大天朝许多人的脑子里对“棒子”不屑一顾,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韩国已经是一个比较成熟的民主国家,韩国人的生活幸福指数高过很多“大国”,韩国影视凭着精良的制作和独特的艺术魅力,正在感染着越来越多的国人。韩剧我从来不看,对那些卿卿我我、家长里短的东西不感兴趣,但韩国电影精品倍出却是我深深认同的,起码韩国电影人有这样的创作自由,可以没有限制地揭露伤疤,反思历史,探究人性,这就足以让我们的电影人羡慕嫉妒恨。
    王常委最近在两会时说:他在考虑一个问题,韩剧为什么在中国有市场?最后看半天明白了,韩剧就是走在咱们前面了,内核和灵魂是儒文化,恰恰是中华文化回归的升华。——韩剧跟儒文化什么关系我没研究,但优秀韩国电影中,涉及题材之大胆,表现方式之独特,对社会、历史和人性反思之深刻,又岂是那酸腐中庸、不痛不痒的儒家文化所能达到!王常委许是工作太忙,只看韩剧不看韩影,他要是看了,就不知道想不想得明白了。
    说了半天,其实我也像片中的那个事务长一样,努力赚钱准备送孩子去留学而已。但如果身边有宋佑硕,我会像记者同学一样,把我的外套和衬衣脱下来给他,换下他那套被鸡蛋弄脏的衣服。
    希望有这一天,我们的电影会出现比《辩护人》更精彩的作品。

注:本文纯属搬运,侵删!

《辩护人》:法律人何为?

韩国电影《辩护人》盛极一时。在韩国,上映70天,累计观影人次达11367698名,位列韩国电影史上第八。传入中国,激起泪奔如潮,完全湮没了语言、族群与国界的隔阂。我看此片,几度落泪。时至午夜,天地俱寂,远方与希望,隐藏在巨大而静默的黑暗之中。触景生情,随手写道:

“如果你是法律人,一定要去看《辩护人》,不论你是律师,是法官,是检察官,是警察,是最普通的法务人员,你会在电影当中找到自己,并在现实当中找到方向。如果你不是法律人,希望你去看《辩护人》,不论你是父亲,是母亲,是丈夫,是妻子,是儿女,当你的身边出现了宋佑硕式的律师,请理解他,支持他,善待他。”

电影的主角宋佑硕律师,原型是韩国第16任总统、后来跳崖自杀身亡的卢武铉。因此片中的每一幕,都浓缩了韩国民主转型的血泪史。韩国人为之涕泗横流,缘于电影触痛了他们的历史伤口。中国人哭什么?

国家的转型与公民的转型,两者相互成就,最好同步发生。最起码,公民的转型不能迟于国家的转型,公民无法崛起,国家便无法彻底翻身。宋佑硕从商务律师转型为政治领袖,正对应韩国在1980年代的天翻地覆。《辩护人》的主题,即以宋佑硕的转型,呈现韩国的转型,以宋佑硕的精神历程,呈现韩国民主化的崎岖血路。

宋佑硕从逃避政治,两耳不闻民主的呐喊,到纵身跳入政治之河,中流击水,历史背景是1981年的“釜林事件”。如电影所示,这是一起冤案,出自全斗焕军事独-裁政府的捏造。釜山地区的大学生及大学出身的活动家共22名青年,被指传阅危险书籍,并在戒严的情况之下进行非法聚会,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反共法》、《集会示威法》等,遭到拘留处理。片中的朴镇宇,即这22名青年之一。

这大抵便是我们常言的“敏感案件”,律师一般都不愿接手,唯恐引火烧身。宋佑硕代理此案,担任朴镇宇的律师,第一个原因是为了报答当年朴镇宇的母亲对他的一饭之恩,他虽犬儒,却非无情,朴镇宇被捕之后,朴母绝望的哀求令他肝肠寸断,寝食难安;第二个原因在于,对此案介入愈深,他愈发意识到,这个国家的政治何其专横,法律何其沉沦,此前他似乎不知(到底是不能知,还是不想知呢)政治犯,不知非法拘禁,不知刑讯逼供,不知此案的审判形同走过场……

如果第一个原因,可以归结为报恩,第二个原因,可以归结为义愤,那么第三个原因,不妨归结为责任与义务。宋佑硕接手此案,他的助手竭力反对,理由十分生动:宋律师面前的八字豁然开朗,使劲踩油门都不够,怎么能踩刹车呢?宋佑硕答道:“想让我的孩子们不要生活在因这种荒唐的事踩刹车的时代。”这是一个父亲的责任与义务。作为律师,他坚信朴镇宇无罪,无罪就要收到无罪的判决,为了这一结果,他不惜“把自己安稳的人生一脚踹了”,这是一个法律人的责任与义务。

基于义愤的抗争,也许慷慨激昂;基于义务的抗争,方能坚忍一心。

记得一位智者说过:专制最邪恶的地方,不是剥夺了你的自由,而是豁免了你的责任与务。何谓责任,何谓义务?譬如说:当不义写入法律,反抗就是义务;当独-裁成为事实,革-命就是义务。丧失了自由,你只能成为奴隶,忘却了责任与义务,你将永远成为奴隶。自由被剥夺已经十分可怕,更可怕的是,我们忘记了什么是自由,忘记了捍卫自由、反抗专制,人人有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