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生活

媒体病与新闻摄影的死亡

5 5月 , 2019  

纽约时报以Gamma图片社的危机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悲伤得很,名叫《哀悼一个即将消亡的领域:新闻摄影》(Lament
for a Dying Field: Photojournalism)。瞧瞧:多么丧气的文章。

翻译 | Virginia Woolf

图片 1

近日,全球知名通讯社路透社因提前泄露了数张平昌冬奥会开幕式的彩排照片,被国际奥委会以及2018年平昌冬奥会组委会取消了参加开闭幕式报道的资格。

文章中提到,Gamma的发言人认为“图片社原有的经营模式在今天已经不合适了,如果不改变,那么未来也不会起作用。而症结在于‘时效新闻摄影’已经被终结,Gamma需要将重点放到杂志上,从对日常新闻事件的报道中转移到更为深层次的封面故事的报道上。”

据了解,2018年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彩排仪式于本月28日在平昌奥林匹克主体育馆进行,而路透社却私自公开了开幕式点燃圣火的照片。在国际奥委会和平昌奥组委表示抗议后,路透社删除了照片。但一些韩国媒体依然使用泄露的照片,国际奥委会也已要求他们撤回照片。

Gamma的这位发言人所指出的专业摄影师要从突发新闻摄影转移到深度报道,是受到市民新闻记者(citizen
journalist
)所带来的冲击。这是数字平台带来的影响,但我想这并不是导致新闻摄影死亡的主要原因,相反却是促进新闻摄影的积极因素。当今,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已经发生了改变,突发新闻报道没有明显的所谓专业的新闻摄影领域的划分,是因为此时“新闻摄影”已经被融化了。我很喜欢“融化”这个词(似乎比融合还要形象),从这个层面上来看,新闻摄影不可能消失,尽管“融化”也是一种消失,但它却也可以被当作另外一种演进。

图片 2

真正让新闻摄影遭受致命打击的威胁并不是数字化。Gamma,Sygma,Sipa法国三大独立新闻报道图片社被转手出售的时间都发生在九十年代末。那是业内人士第一次高喊“新闻摄影死亡!”的时刻,当时那只威胁新闻摄影死亡的“狼”是媒体报道的娱乐化,如今这家伙仍然在我们的业内徘徊。

按照惯例,报道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媒体需遵循保密的原则,违者将受到取消报道资格的处罚。而这次,路透社提前泄密的行为自然犯了大忌。所以,路透社对平昌冬奥会开幕式报道资格已被撤销,国际奥委会同时也收回了涉事摄影记者的证件。平昌组委会还表示,对于那些不遵循国际奥委会和组委会的要求,违规报道开闭幕式的媒体公司和记者将实施严厉的处罚。

创办Visa报道摄影节的 Jean-Fran?ois
Leroy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提到:媒体已经越来越不‘严肃’,它们得了一种病,摄影师创作出大量的优秀作品,而媒体却只关注名人,MJ去世,有着成千上万的新闻,但是有关他的离世的照片,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么?

此消息一出,全球各大媒体纷纷报道,有人等着看热闹,也有人质疑从行业来讲,摄影记者其实早已脱离了正常的编制,与媒体多为合作供稿关系。

新闻摄影记者Matt报道了一个瘫痪的女孩与命运搏斗的故事,美国一家全国性报纸拒绝发表这组照片的理由是:“广告客户需要开心的故事而不是沮丧的。”

在一切以抢热点为前提的媒体环境中,此次事件中的摄影记者是否沦为了炮灰?

图片 3

图片 4

摄影师Jeff
Moore也提到一个例子,他的一个摄影师朋友,也算著名,想拍摄一组新闻报道,很多杂志都喜欢这个选题,但是最终却都放弃,其原因在于:其中没有名人。
Corbis的新闻总监说:“新闻摄影图片市场的发展仍然是相对健康的,特别是当你把有关名人的照片出售也考虑在内的话。”

提起摄影记者,相信大家会立刻想到荷赛,这几年荷赛为了更了解摄影报道行业,每年都会对摄影师进行问卷调查,问卷最后是一个开放问题:“你觉得重要的,我们错过的问题?”

这位总监说话实在有些大言不惭,这个所谓的新闻摄影健康发展的前提在我看来,实在太不健康了。

报道摄影师的话匣子就此打开。

但事实是,全球最大的图片社Getty,百分之七十的收入来自广告商业图片的销售,在巴黎,一个拍新闻摄影的自由摄影师,月收入是1700欧元(相对于欧洲的物价,不妨将之看作1700人民币)。

在任悦的1416摄影教室中,他提到:这些言谈似乎迫切想要让人听到,但你若想从中寻找一些答案,如同这份报告的标题——《新闻摄影概况》所显示的,想要获知时下的行业现状,甚至解决方案,结果肯定是徒劳。但报道记者该何去何从,也许从这些回答里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恐怕媒体已经再也严肃不起来了,自九十年代起,它就得了癌,如今已经病入膏肓。现在大家却跳着脚咒骂数字化带来威胁,这可实在冤枉了高科技。数字化并不可怕,比如Dirck
Halstead一直鼓励新闻摄影记者拥抱数字化,他曾经提到:“我所谓新闻摄影的死亡,是全力捕捉一张照片去发表在媒体上那种工作方式的死亡。从石器时代产生的视觉化讲故事的方法只会被新技术所促进,而不会消逝。”

1.我恐惧那拜新技术所赐,每天一轮轮涌现出的“摄影师明星”,它们导致一些对照片的过度操控。这让人悲伤。但我认为我们会得以幸存。

而娱乐化那只狼,却也伴随着数字化成长,“我们都爱名人”这个模式已经在网络上转化成“我们都要出名”的新模式。

2.人类被社会规训成惯于模仿眼前人的行为——尤其是那些充满创意的。伴随Instagram的流行和社交媒体的存在,人们开始“为”社交媒体拍摄,那些从流行模式中模仿来的“简单化”的照片会更容易在屏幕上被关注。

未来会怎样?英国一家新闻图片社的负责人 John
Harris对即将进入这个领域的小朋友的忠告是:非常抱歉。(I feel really sorry
for anybody wanting to find a career as a photographer in these
circumstances)

3.在社交媒体带来巨大变化之前,在数字技术到来,胶片几乎灭亡之前,我已经是一枚摄影师,我感到幸运。我们现在所生活的社会,要求我们必须足够快地生产一张照片然后将之分发到网络或facebook上。质量因此降低。这并非是说好的作品没有了,还是有的。但各种变化,已经到来与即将到来的变化们,它们如此不确定,让我感到心烦意乱无法再去静心观看。

非常抱歉,您所访问的媒体已经不再严肃。

4.数量超过质量,渴望迅即刊发,错误百出,这伤害了报道的准确性和诚实。

5.严肃的长线纪实摄影或者新闻摄影、视觉报道,都身处令人绝望的困境。来自新闻机构、出版业的支持日渐缩水。这对于那些想要获得知情以及参与其中的公众来说是一种损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