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文学

纯情之爱: 爱的针剂

18 5月 , 2019  

  和她在一起4年,可还是没有结婚。

说来也是神奇,蓝石头放在那后生家里,像是一枚定海神针,后生的爹娘安稳了许多,那小妹也是信着自己能好,安安稳稳吃药,安安稳稳睡觉,这病,也逐渐见好了。后生心中自然也是高兴,对这蓝石头的传说也是有了半分相信,半分较真儿地对她说:“你这传家宝真是神奇,我看着老人们说的话毕竟还是有渊源的啊”。她噗嗤笑了:“你怎么也信了,都和你说了,这石头啊妙就秒在能拴住信念,若深信,必有回应,若不信,也无谓……”话音未落,后生突然追了一句:“那你信吗?”她一时愣住,半天,怔怔吐出两个字:“我信”。“你信,我就信”后生望着她的双眼,再无疑虑。

  因为从小目睹父亲和母亲从早到晚争吵不休,甚至大打出手。每当这时,她总是一个人缩在墙角里,用惊恐的目光看着父亲和母亲怎样凶狠而恶毒地伤害对方。她十岁那年,父母离婚了,她和父亲过。母亲被婚姻伤透了心,没有再嫁。在她和父亲共同生活的屋子里。除了父亲的爸爸——他的爷爷,和后母外,没有出现其他的身影。父亲管她管得很严,屡次告诫她不要轻易和男人说话。从小学到高中,她总是班上最沉默寡言的一个女孩,没有一个男生注意到她,她也没有一个男性朋友。她像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苍老年迈的乞丐,站在人家的屋檐下,远远地看着青春殿堂里女孩的美丽妖娆,男孩的生机勃勃。而自己的青春田野只是一片荒漠。

八月十三,正值她爷爷百年忌日,家里杀猪宰鸡,忙得不可开交。她拿着铁锹,准备将十几年前埋在树下的老酒取出来,给爷爷奉上几杯。寻思着也捡一瓶出来,给后生他爹尝尝,这时,忽然听到阿婆颤抖的声音:丫儿啊,,丫儿啊。。她忙扔了铁锹,慌慌张张跑进阿婆屋里:“阿婆,你咋了?”这才看见,阿婆打开了放蓝石头的箱子,手里的帕子已经打开,中间躺着的,是她之前掉包的鸽子蛋。她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悔恨自己大意,怎么就忘了祭祖的时候要供上家传宝呢?而此时的阿婆,已然浑身发抖,双眼大睁,惊恐得说不出话来,她忙过去扶住奶奶:“阿婆,阿婆别着急,这宝石在呢,在呢,你听我解释……”,面对着阿婆和闻声赶来的父母,她只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听到传家宝还在,阿婆终于放松点了,只是父亲,却是万般不能接受,食指指着她,半晌说不出来一句话。母亲倒是明智,一边儿扶着父亲一边儿沉静地说:“事到如今,再说其他也没用了,你快去乔家,把蓝石头要回来才是正经~”

  后来上了大学,他闯进了她的生活。

忙忙儿地跑到那药徒家,后生刚要出门,俩人在大门口碰了个正着,看到她双眉紧蹙,满头大汗,后生又是惊慌,又是心疼,拿起袖口就帮她擦汗:“这是咋了?别着急啊,有事慢慢说”,她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快!快!蓝宝石,,忌日,。”后生虽不大明白到底怎么了,“蓝宝石”这几个字却是听的真真切切,忙答:“在,在,我这就带你去拿”。在小妹的枕头下,帕子包着的蓝石头静静地躺在床上,她一把抓起帕子就往外跑。后生慌忙跟了出去:“我跟你一起去!”,路上,听她细细讲,后生才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笃定地说:“这事儿由我家而起,不能怪你,我也理应去赔不起。”

  她像一只惶恐的小鹿,慌乱地躲闪猎手的追捕。在她生命里,男性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危险可怕的动物。

赶到家里,父亲见她回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急地迎上去:“拿回来了吗?快拿来!”她一边儿将帕子交于父亲,一边走过去抱住在炕上的阿婆:“阿婆可不要担心了,回来了,再也不会没了!”后生也向她父母作揖道歉:“叔婶子别生气了,这事儿都是我不好,家妹病重,我也是无奈才这么做的,只是行事实在欠妥,不该瞒着叔婶子的……”,她母亲大方,笑道:“不碍事,拿回来就好”,而父亲,并没有听到后生在说什么,接过包的紧紧的石头后,先是双手合十向西方向鞠了几个躬,然后将宝石放在桌上,颤抖地打开帕子……,此时,她轻轻拍着阿婆的心口,柔声安慰着,后生也坐了下来,母亲正端茶进来,突然父亲“啊!”一声,石头和帕子应声而落,父亲也随之瘫跪在了地上,母亲扭头望去,手不自觉一松,茶杯随即摔碎……

  可他不管,第一次看到她那双羞涩惊恐的眼睛,沉静平和的面容,没有任何污染的长长的黑亮披肩发,她就感觉她是他要找的另一半。

她和后生循声望去,不觉都惊呆了,地上弹跳的是一枚再普通不过的鹅卵石,阿婆看到顿时晕了过去。震惊、沉默、无措似乎一瞬间都挤在了这个不大的厢房,她和乔生对望片刻,眼睛里全是疑惑,父亲抬起手,指着后生:“你……你……”,乔后生突然回过神来,走过来扶住她父亲:“伯父您别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你信我,我一定回去查个清楚!”她也过来安慰着父亲,母亲走过来:“你们先回去看看是不是弄错了,我来照顾你爹和阿婆。”两人一面答应着,一面快速往外面走去。

  他总是等在她必经的路口,用热烈的目光注视着她来来往往,而她总会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低着头急急地逃离。透过她那双惊悸的眼睛,他很吃惊地发现,这个女孩沉静的面容后面埋藏着不为人知的伤痛。于是他给她写信,其实两个人的宿舍离的很近,可他还是把信正正规规地贴上邮票,从路的这头寄到那头。每天一封信,信的内容涉及很广,从社会谈到家庭,从文学谈到天文,从国内谈到国外,最后才谈到爱情。她从没有回过信,只是当他站在路边等她的时候,她看他的那双眼睛渐渐温柔起来。他写到第十六封的时候,她给他回了一封信。信里只有一句话:今晚8点,操场见。

后生爹妈得知也是一脸惊愕,这好端端地,怎么就闹出这么个事儿来,后生妈坐在炕沿上不住抹着眼泪,后生爹则不安地在屋里踱来跺去,蓝石头是找不见了,谁也不知道它去哪儿了,一块石头,如今闹得两家人惴惴不安。后生呆呆地站在门边,愣愣地望着地面,不知如何是好,蓝石头丢了,是从自己家丢的,家里担不起这个责任不说,如今她阿婆和爹爹都卧床不起了,若是两家结下这个梗,那他们俩的事更是无从谈起了。

  她准时去了,两个人沿着操场走了一圈又一圈,她第一次向一个人诉说她的家庭,母亲,属于她的青春……他扶着她的肩。看着她流泪的眼睛,真诚地说:你会发现别人拥有的你都有,有了我,从此你不会再是一个孤独的跋涉者!

她望了望后生,所有所思:“莫非……”“莫非什么?”后生问。“莫非是盗贼,前些日子我听说镇子里来了好几次盗贼,有好几家人家收藏的古玩都有丢失。”“对了!一定是!”后生爹突然一拍手,“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么说倒十分有道理”“可是盗贼偷的不是只有古董吗?”后生有点儿疑虑。“那不一定,你看那蓝宝石,不也暗发着蓝光,十分耐看,还可以癖邪,保平安呐。”后生点点头,再没有言语。【未完待续】

  他终于以自己的耐心和持久的热情,慢慢走进她紧闭的心扉,慢慢融化她心中的坚冰。她终于可以靠在他的肩头挥洒她孤独和寂寞的泪水。

  因为太幸福,她怕爱情是一场没有主角的梦,因为不相信爱的长久,所以,她从不给他承诺。

  他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平静而温暖,毕业后也一样。

  4年过去了,她对他的求婚总是缄默不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