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文学

宋词鉴赏: 李清照《南歌子·天上星河转》宋词鉴赏

18 5月 , 2019  

南歌子·天上星河转

  李清照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此首写闺思。

  星河,是天河的别称。星河转移,时间悄悄流逝。而人间,灯静帘垂。“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李商隐《无题》),这是一个自我封闭的情绪世界。但词人并不明言“情”的内涵,只说“凉生枕簟”。李清照《醉花阴》也有“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的描写。这细微的,弥散性的凉意,透露了词人独守空闺的孤寂情怀。作为封建社会的妇女,她必须把这种情怀淡化、雅化,故曰“凉生”,“凉初透”,这是一个缓慢的,浸润的过程,不是激烈的、爆发式的,但它更绵长,深沉,无处不在。情不能堪时,起解罗衣,聊问“夜如何?”其(jī),语助辞。“夜何其”出自《诗经·小雅·庭燎》“夜如何其?夜未央(未半)”。轻轻一问,点明了卧后清宵的漫长。

  下片紧承罗衣从衣饰的角度写闺思。莲、藕,都是民歌常用的意象,它与怜、偶谐音,用来表现爱情生活,引起对男女情爱的联想。销金贴翠,指用金、翠装点衣上的花色,极言其美艳;莲小藕叶稀,又暗示别易会难,爱情生活的短暂。结末笼括上下片:天气一如畴昔,服饰仍是旧时,只有情怀大不似从前了

   相对不变的是气节、衣物;易变的是时事、人情,只有在“不变”的对照下,才更显出“变”的剧烈。词人没有明说变化的内容,但联系词人所处的南北宋之交的社会动乱,与此相关的,词人夫死家破的乱离生活,一切尽在不言中了!(侯孝琼)

问题:《南歌子》\n宋·李清照\n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n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回答:

这首《南歌子》是李清照在北宋亡国后羁旅江南时所作,因此虽是闺怨词,却充盈着一种不惊不怒的中年人的生活感伤。全词如下: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图片 1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天上星河斗转,夜已深、风已凉,人间正是家家户户帘幕紧闭之时。“凉生枕簟泪痕滋”,暮秋的冷意从身下的枕头里透了出来,眼泪不觉打湿了枕头。“簟”是诗词中常见生活物品,为竹制席子,如唐代诗人元稹有“竹簟衬重茵”、李清照也有著名的“红藕香残玉簟秋”等。“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夜半失眠,心事重重,只好又起了身,解开罗衣,夜已多深了呢?想来应当很快天亮了吧!《诗经》中有“夜如何其?夜未央”之问,此处化用。

图片 2

“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看着自己往日的精致华裳,那用翠羽贴制的莲蓬图案已经逐渐变小了、以金线绣制的莲叶花纹也都稀疏了,年华也好、国运也好,前半生的繁华美好,终究如梦一场、永久地逝去了!“旧时天气旧时衣”,这衣服确也还是从前的衣服、天气秋凉也是从前那样季节更替,唯一不同的,“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只是我自己的心境不复曾经罢了。“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李清照在其《武陵春》中也有与之异曲同工的哀愁神妙之笔。

图片 3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