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文学

罗荣桓传: 第十一章 桃峪会议前后

25 5月 , 2019  

  -------北上沂蒙区

1945年6月,被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抗日战争胜利后,从1945年10月底开始,罗荣桓领导的山东军区部队陆续出发,除个别部队是走陆路外,其他绝大多数都是分三批乘船到东北的。山东军区开创了我军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渡海行动。10月24日,罗荣桓接到中央的电报,要他“率轻便指挥机关,日内去东北”。除6万余人正规部队以外,山东军区还派往东北20个基干团,约3万人。这样,山东军区在抗日战争结束后,向东北共输送了9万人的干部、战士。在罗荣桓一行到达东北的前后,除万毅和萧华所率领的干部、战士外,还有许多山东军区的部队到达东北,成为东北民主联军的中坚力量。剩下的20余万正规军也成为了第二野战军、第二野战军主力。

  -------东进滨海

1929年底参加中共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被选为4军前敌委员会委员。

  为了加大报纸的容量,提高报纸的印刷质量,罗荣桓积极主张将油印改为铅印。他听说在湖西活动的教四旅有印刷机,便吩咐去教四旅检查工作的组织部长梁必业把印刷机带回来。梁必业带了装运印刷机的船队过微山湖东来时,罗荣桓派教二旅第五团的干部带了几百名战士去接。印刷机运到后,《战士报》即改为铅印。这时,罗荣桓又教育印刷厂的干部和工人,在物质条件有了改善的情况下,仍然要继续发扬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当时报纸没有铜版,无法印刷照片。报社干部设法用木刻印出宣传画。罗荣桓看了,马上给予表扬。

逝世日期:1963年

  针对重坊战斗这一类情况,四月二十四日,罗荣桓在司令部研究整军的一次会议上说:“现在的具体条件不同了。我们在国内战争时期的经验,不是全部都可以适用于今天的。”

1927年4月到武昌中山大学读书,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随即转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被派往鄂南通城从事农民运动,参与组织通城、崇阳农民武装,同年参加鄂南暴动,任党代表。这支武装在江西修水编入武昌国民革命军第2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他任特务连党代表,参加湘赣边秋收起义。经三湾改编,随毛泽东进入井冈山,历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第一师一团特务连党代表、第四军第十一师三十一团营党代表、第二纵队党代表。积极建立军队基层的共产党组织,实行民主制度,尊重爱护士兵,反对军阀作风。

  然而,当时由于主客观条件尚不具备,在桃峪会议上暴露出来的分歧仍然没有得到统一。

近代人物

  张仁初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件事。每逢提起,他总是十分后悔地说:“唉,罗政委说得对,我真是个疯子。”

本名:罗荣桓

  一九三九年,一一五师从晋西出发时带了六万元,到鲁南时便花光了。于是南下郯城码头,才筹款解决了当年的棉衣问题。桃峪会议以后,又届深秋,因搞不到棉花,棉衣仍无着落。罗荣桓深入群众调查研究,发现当地养羊不少,便决定就地取材,搜集老乡未经漂洗的羊毛,指战员每人发几斤,发动大家自己动手,用羊毛做絮,缝制棉衣。

1930年8月任第4军军委书记兼政治委员。

  在中央提出由山纵和第一一五师商量决定如何靠拢后,分局有的领导人致电中央,对第一一五师司政机关多所指责。他还提出:“统一山东党政军民领导之具体事项,待会后再定。”

1943年3月任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15师政治委员、代师长,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统一领导山东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党政军工作。他重视党的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领导了整风运动。在抗日战争最艰难的岁月,领导山东军民进行精兵简政,实行主力部队地方化,加强连队基层建设,开展分散性、群众性游击战争,针对日军对根据地的“扫荡”和“蚕食”,提出“敌人打过来,我们就打过去”的“翻边战术”,扭转了山东抗日根据地的被动局面。

  在建设模范党军中,罗荣桓特别重视加强党组织的建设。他在一九四○年十月十日和十月二十八日先后签发了《关于营连党组织的决定》和《建立模范党军的支部工作》两个文件,对加强营连基层党组织建设,作了一系列具体规定。

出生日期:1902年

  一九四一年八月一日,第一一五师在蛟龙汪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军政检阅大会,进行了射击、投弹等军事项目的比赛和政治测验。一九四一年到一九四二年,第一一五师的军事训练取得很大成绩。指挥员明确了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思想,战斗员提高了军事技术水平,部队战斗力大大加强,歼敌人数不断增多,而伤亡明显减少。一九四一年一至七月平均每月伤亡七百九十余人,到一九四二年每月平均伤亡下降到二百九十余人。这是罗荣桓领导第一一五师指战员,贯彻执行积蓄力量,坚持游击战争,准备将来反攻的总方针所取得的一项丰硕成果。

1944年开始组织一系列战役,实行局部反攻,巩固、发展了山东抗日根据地。

  “我也不晓得。不过,一般文件都能看下来,可字潦草了不行。陈光代师长的签名一笔一划写得真,我能认得。不过,有的字笔划多,就秀才认半边,念白字是常有的事。”

主要成就: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缔造者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勋;中国十大元帅之一

  第一一五师驻地抱犊崮山区和天宝山区,田少石头多,是山东著名的穷地方。部队日常吃的饭同当地老乡一样是煎饼。它是用高粱面或穇子面糊糊,在一种叫鏊子的平底锅上摊成的。高粱煎饼又黑又硬,咬嚼起来十分费劲,额头直冒青筋,得把帽子脱下来。那穇子煎饼中糠很多,吃下去容易便秘。为了便于下咽,在天宝山区烙煎饼时,还在面糊糊里掺一些山梨或柿子。蔬菜十分罕见。战士们时常将柳树叶子腌一腌,卷在煎饼里吃。师部有一些知识分子是南方人,不会卷煎饼,就双手拿着煎饼吃,样子颇象读报。于是,当开饭吃煎饼时,他们便开玩笑地说:“读报了,读报了。”当时罗荣桓有很厉害的痔疮,但也是每天“读报”不已。

抗日战争初期,任八路军第115师政治部主任。

  罗荣桓非常关心连队的生活和战士的疾苦。他每次到连队,总要到伙房看看伙食好不好;有时还到厕所去看看清洁不清洁、方便不方便;战士没有牙刷、牙粉,他提出用纱布和盐代替;发不起蚊帐,他建议用蒿草熏蚊子。他还特别嘱咐连队指导员要做好来队家属工作,吃饭时要给来队家属加菜,放哨时要安排替班,让战士和家属有较多的时间在一起。他认为,只有耐心的说服教育加上对战士体贴入微的关怀,才是巩固部队的根本措施。

1941年8月任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同年冬,日伪军5万余人“扫荡”鲁中抗日根据地,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和115师师部等领导机关被日伪军合围于沂水留田一带。他准确地分析敌情,掌握时机,出敌不意地率部向日军占领区临沂方向转移,跳出敌人重围。后又返回根据地中心地区,领导军民坚持斗争,挫败日军在山东进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扫荡”。

  这时,蒋介石正在命令汤恩伯、李品仙布置对华中新四军的进攻。由于华中形势紧张,罗荣桓与陈光按照军委和集总的部署,派政治部的部长梁必业、赖可可、王立人等分别到教五旅和教二旅去传达准备南下支援新四军的有关指示,要求对国民党顽固派的进攻保持高度的警惕。十二月间,第一一五师教五旅奉命过陇海路南下。一一五师的部队,对可能继续恶化的局势作了充分的准备。一九四一年一月初,发生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在山东,国民党顽固派加紧进行反共活动,日军、国民党军、八路军的三角斗争更加尖锐复杂。

1938年到吕梁山地区,与代师长陈光指挥午城、井沟和薛公岭等战斗,保卫了黄河河防。同年秋参加扩大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随后任115师政治委员。

  李梓斌激动地表示:“我回去一定好好学习。”

(历史http://lishixinzhi.com)

  罗荣桓以自己的模范行动,为政治干部作出表率。他谦虚谨慎,平易近人,同志们都把他当作贴心人,都愿意和他说心里话。他能听正面的意见,也能听反面的意见。他听取意见的时候,从不打断别人的讲话。对讲错了的给予正确引导,耐心启发,从不扣大帽子,使人在不知不觉之中,潜移默化,受到教育。抗战初期,有位团政委调到机关当组织干事,不安心机关工作。罗荣桓从侧面了解了这一情况后,有一天,和他拉家常,先问他是哪里人,哪一年参的军。然后说:“在组织干事中,你的资格是最老的吧?”“是的。改编八路军时,给我评的是少校干事。”罗荣桓又问:“论部队实际工作经验,你比其他同志大概多一些吧?”他笑了一笑感到这是对自己的鼓励。接着,罗荣桓便谈到机关工作与部队工作同样重要,机关干部不能光用年青的知识分子,还需要有一些资格老一点的、有部队实际工作经验的同志作骨干。他好像是和那位干事一起研究工作,没有丝毫批评和指责,那位干事本想提出调动工作的要求,但是听了这一席语重心长的话,认识到机关工作的重要,感到领导的信任,便不再提个人的要求了。

1936年6月入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学习,并兼任培训高级干部的第一科政治委员。

  五、坚持严肃、紧张、精细的工作作风,坚定不屈不挠的革命立场。

1932年3月任第1军团政治部主任。在第一至第四次反“围剿”斗争中,领导部队的政治工作,同时组织部队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筹粮款,扩大红军队伍。第四次反“围剿”后,改任江西军区政治部主任,总政治部巡视员、动员部部长,曾兼任扩大红军突击队总队长。领导扩红工作成绩卓著。

  十月四日,罗荣桓以个人名义致电集总并转中央,表示完全接受集总对一一五师的工作的批评,要求将他调离山东去学习。

1934年1月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候补执行委员,获红星奖章。同年9月任第8军团政治部主任。长征中8军团撤销,他先后任总政治部巡视员、第1军团政治部副主任。到陕北后,参加了东征战役。

  与此同时,他又要求军事、供给、卫生等部门的党员干部增强党的观念,尊重党的工作机关。在他倡导下,第一一五师规定,旅长、团长调动工作,除条件不允许者外,都要到政治部组织部来谈话和办理手续。所有党员对政治机关提出的政治学习、支部工作等各项要求都要积极响应,认真完成。所有党员都要参加组织生活,向组织汇报自己和周围群众的思想状况,党员交纳党费、转组织关系,都要自己去办,不允许由秘书、通信员代替。

1945年指挥部队在山东进行大反攻,控制山东境内的津浦、胶济、陇海铁路,收复除济南、青岛少数城市之外的山东大部地区。此时罗荣桓的麾下已经是拥有27万正规军的、共产党在全国最强大的军事集团,建立了中共最强大的抗日根据地—-山东抗日根据地,正规军人数占共产党军队的三分之一。

  一向稳重和蔼的罗荣桓,此时怒容满面,透过黑边眼镜,可以看到眼睛里饱含着的泪水。“你违反了游击战的原则,拚掉了我们的红军老干部。你赔我的干部来!”

1937年9月,率师政治部和少数部队,在晋冀边界的阜平、曲阳、灵寿一带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武装,建立抗日民主政权。

  在报告中,罗荣桓指出了第一一五师仍然存在的缺点。

罗荣桓生平事略

  “你回去打算怎么办啦?”

1937年1月任军委后方政治部主任,7月任第1军团政治部主任。

  与会者对第一一五师入鲁以来的工作,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在讨论中也反映出一些不同的认识。主要是集中在对山东形势的估计,以及如何贯彻以游击战为主的方针的问题上。有的领导人认为,自己一方在山东的武装力量已能同日伪军相持,同国民党军队比较,在质量和数量上都初步取得了优势。八路军控制的地区已占全省的六十%,人口也占五十%。基于对形势的这种过于乐观的估计,便倾向于强调建设正规化的主力兵团,打大仗,打运动战(或称运动游击战);而对于坚持分散的群众性的游击战争,却不够重视,也缺乏更充分的准备。

1939年3月初与陈光率115师师部和主力一部进入山东,参与指挥樊坝、梁山等战斗,重创日伪军。他坚决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在统一战线中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强调团结抗日的友军和爱国进步人士,孤立和打击制造摩擦的国民党顽固派。他率领的115师部队,与山东人民抗日起义武装组成的八路军山东纵队并肩作战,先后在鲁西、鲁南、冀鲁边、鲁中、滨海地区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发展人民武装,巩固和扩大抗日根据地。

  抗战开始以来,第一一五师有一些指挥员习惯于十年内战中打运动战时那种猛打猛冲的战术。在同优良装备的日军作战时,有时伤亡较大。一九四一年二月七日,教二旅副旅长张仁初带着一个团向郯马地区出击时,在重坊附近与从新安镇(今新沂县城)出来“扫荡”的数百名日伪军相遇。敌人在密集的炮火掩护下向我军进攻。张仁初跨上战马,举起枪高喊:“共产党员跟我来!”战士们跟着他勇猛地拼刺刀,给了敌人以沉重打击。但是我军的伤亡也很严重。战后,罗荣桓看到指战员牺牲名单时,十分惋惜而又沉痛地说:“都是多么好的战士啊!”

  罗荣桓不赞成在敌后演大戏,因为这样搞必然会引起敌人注意。为了防止意外,他派出参谋,加强对敌情的观察和警戒。果然,不出所料,会演结束后的第二天,敌人就来“扫荡”。这边刚刚撤出村子,那边敌人的炮弹就打过来了。幸好事先有准备,才避免造成损失。

  对于这些问题,罗荣桓已经作了严肃的处理,并在会上作了严格的自我批评。尽管如此,有的领导人在会上仍然以南大顶事件为例对第一一五师作了严厉的指责。

  “张仁初,你是来请功的吧?你是来领赏的吧?”

  自从第一一五师入鲁以来,在山东就存在着第一一五师和山东纵队这两支党的武装,他们当时都是中共中央和集总的直接通(电)报单位,是平行的兄弟部队。为了统一领导、统一作战指挥,一九三九年八月,曾宣布正式成立八路军第一纵队。一九四○年六月,第一纵队司令员徐向前离开山东返延安(从一九四一年起,一纵的番号逐渐不再使用)。

  百团大战第一阶段①结束后〔百团大战第一阶段集总未给山东分配作战任务〕,集总曾打算扩大战果,要求山东八路军在胶济、津浦和陇海路东段进行大规模的破袭战。一一五师师部已为此拟定了计划。十月二十九日,集总又致电朱瑞、陈光、罗荣桓,提出:“陇海、津浦(日军)似正在运转兵力,故大破袭战应以推迟至十月底十一月间为宜。”但是这一破袭战终于没有举行。其主要原因是时局发生了重要的变化。百团大战之后,日本帝国主义惊呼:“对华北应有再认识”,决定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实行“更大规模的报复作战”①〔参看《中共党史大事年表》,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七年四月第一版,第一四八页〕。与此同时,又加紧对蒋介石诱降,极力挑拨国共关系。蒋介石则积极策动第二次反共高潮。一九四○年十月十九日,蒋介石限令在大江南北坚持抗战的八路军、新四军于一个月内开赴黄河以北。苏皖形势,顿时紧张。在山东,日伪军、国民党军和八路军的三角斗争日益尖锐。罗荣桓对局势的严重性,作了充分的估计。与山东分局靠拢后,十一月十四日,他出席了山东艺术工作者联欢大会并发表了演讲。罗荣桓历来重视文艺工作,但是在这一演讲中却通篇都没有讲艺术工作问题,开宗明义第一句就是:“目前的时局正处在严重的激烈的变化中。”他分析了战争的形势和中国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动向,说:“他们正在布置着大规模的反共反八路的军事行动。”“我们的任务就是反投降反内战。准备力量粉碎反共势力的进攻与敌人‘扫荡’的配合,坚持独立自主的民族解放战争。”他特别强调:“我们要加紧战争的动员,要防止在严重局面下可能产生的失败情绪。另一方面要克服对目前时局麻木不仁的状态,要加紧自己的准备工作,以应付可能遇到的大的打击,以避免使革命力量遭到不应有的损失。”

  “唉,”罗荣桓摇了摇头,“老粗太粗了也不行啊!你识多少字啊?”

  罗荣桓语重心长地说:“偶尔念个把白字,也在所难免,但多了就不好了。教导大队好比是一所学校,你这个大队长就好比是校长,你都当了校长了,不提高文化水准不行,字不但要会念,还要会讲、会写、会用。”

  为了使政治工作能从实际出发,有的放矢,罗荣桓强调政治干部不仅要懂政治,而且要懂军事、懂业务,了解战争,熟悉部队。他每天都到司令部作战室去阅读和研究军事情况的报告,还时常督促师政治部的部长们,到司令部看军事文电,及时掌握各部队作战情况。他常常派政治机关的干部下部队任职,到前线锻炼,同时又从部队抽调干部到政治机关工作。

  一是军事的发展和党的群众工作配合不好。由于不善于团结地方干部,求得地方党的配合,造成主力的极不充实,同时地方武装工作薄弱,还没有建立起一块巩固的根据地作为基点。二是由于部队分散,没有进行必要的整顿,因而纪律松懈,破坏党的政策,损害党的传统的现象已很严重。

  李梓斌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学呢?”

  “这羊毛能不能像弹棉花那样弹呢?”

  他回去后,买了纸、墨、笔、砚,装进自己缝制的布袋,走到哪里,写到哪里,有时反“扫荡”上了山,就用大石头当桌子,坚持练习。几个月后,他的文化水平提高得很快,他的作业在“八一”军政大检阅时被展览出来,得到领导和群众的赞扬。

  报告明确指出:“政治工作是革命战争革命军队的生命线,政治工作最基本的任务,就是巩固与提高部队的战斗力,保证战争胜利。”报告说:“战斗力不但取决于军事技术的高低,而且主要是取决于政治工作的强弱。没有政治工作,就没有战斗力,也不可能保证战争的胜利。我军所以能百战百胜,无坚不摧,成为革命战争中最优秀的铁军,就是因为有党的保证以及整个政治工作的保证。”

  山东分局和第一一五师师部刚刚转入滨海地区,四月五日,中共中央军委来电指出:“山东、华中敌顽我的三角斗争是长期性的,三方中无论哪一方均不可能迅速解决问题,……因此,你们(的)战略部署,须适应上述根本情况,作长期打算,勿为临时消息所左右。”从中央军委这一指示可以看出,认为八路军已在山东取得“初步优势”的估计显然是太乐观了。

  遵照这一指示,罗荣桓和陈光组织了师直属队和在滨海区的部队进行了整训。

  “用到什么,你就可以学什么,慢慢的积少成多。比如唱歌:游击战,敌后方,坚持反‘扫荡’……你不仅要会唱,而且要会讲、会写、会用。”罗荣桓招呼李梓斌坐到自己跟前,拿起了一支铅笔边写边说:“比如这个游,就是游来游去,活动的意思……”

  罗荣桓颇有兴致地听他讲完,然后问道:

  罗荣桓在逐字讲解了歌词后,问道:

  罗荣桓认为,连队是战斗编成的基本单位,政治工作的基础在连队。一九四二年三月十五日,师部召开连队工作会议总结介绍教二旅的经验时,罗荣桓专门谈了连队政治工作问题。

  李梓斌辩解道:“现在我有图章了。到时候,盖个章就行了,不用签名。”

  滨海区在山东的东南部,东滨大海,西界沂河(含临沂),北起胶济路,南抵陇海路。这个地区盛产鱼盐,经济富庶,有较好的物质条件,也有较强的革命基础。抗战爆发后,这个地区的共产党员在山东省委领导下,积极组织抗日武装,开辟抗日根据地,创建了山东纵队第二支队。一九三九年十一月第一一五师部队南下郯马平原,便开始进入滨海区南部积极发展。但是,当时滨海区的县城和大集镇都为日伪军所控制,并由公路联结。同时,东北军和其他一些国民党军又控制了诸(城)日(照)莒(县)山区,东北军第十一一师并伸进了日莒公路以南的甲子山区。当时八路军的活动主要限于郯马地区和陇海路附近的赣榆北部、莒县南部一带地区。一九四○年九月,在这个地区活动的山东纵队第二支队和第九支队合编为山东纵队第二旅。一九四一年春,为了进一步扩大滨海根据地,第一一五师决定由教二旅和山纵第二旅一部发起青口战役。从三月十九日开始,经过六天激战,连克海头、大沟等十余据点,并一度攻入青口和下口,解放了从柘汪到下口之间的海岸线和大片地区,打通了从海上与华中及胶东等地的联系,并为发展盐业生产和海上贸易打下基础。从此,中共山东领导机关一直在这一地区坚持斗争,直到一九四六年。

  干部教育还包括文化教育。对此罗荣桓一贯重视。早在一九四○年三月二十四日,罗荣桓在《关于巩固、严密及审查部队党组织的指示》中便指出:“提高文化水准须认为是提高政治水准的重要手段,不能识字要识字,不能阅读要阅读,不能书写要书写,不能作文要作文。因此,提高文化水准不仅限于在一般党员中……还应包括高上级干部,须按各人现有程度提高。”

  “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那怎么行呢?”罗荣桓皱起了眉头。

  会议期间,集总来电对桃峪高干会议作出指示,批评了第一一五师军队纪律和干部教育方面存在的问题。

  在此之前,九月中旬,山东纵队已进行了整编,下辖五个旅、四个支队,还有鲁中、清河、胶东军区以及滨海军分区,共五万余人。在此期间,山东纵队有一些部队编入一一五师。一一五师也调拨了一批骨干(其中有红军干部)给山东纵队。中共中央书记处在一九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曾经给北方局、山东分局和第一一五师等发出指示,要求山东在一九四○年把发展武装力量作为一切工作的中心,山东在一年内至少应将武装力量发展到十五万人枪。这一任务约完成了八十%。

  李:“我是当连长开始学的。以前当班、排长的时候,连钟表也不认识,搞不清几点钟。夜里换岗都是点根香,以香为准,一刮风,那岗就换得快了。当连长后,上级来了通知,我连‘通知’这两个字也不认识,就让文书给我念,念完后,通信员叫我在通知上画个‘知’字。我不会画,文书就教给我。因此,我头一个会认的字就是这个‘知’字,以后再一个一个地学。”

  一、认真执行党的政策,不折不扣地完成党所给予的任务;

  这时,第一一五师的领导班子虽已配齐,但在山东进行抗日斗争的八路军尚未形成统一领导。

  针对上述问题,罗荣桓与陈光提出要加强军事教育的组织领导,对教育要当作战斗任务来完成;造成干部学习军事、提高战术素养的热潮,培养大批灵敏勇敢有高度战术素养的指挥员。对上级的一切指示、命令、通报等文件,一定要细心研究,结合实际严格执行;战斗之后,各级都要总结经验教训,作为训练的教材;教育要严格、认真,贯彻少而精的原则,讲求实效,不白费精力;加强战士的军事技术教育,如射击、刺杀、投弹、近迫作业和防空、防毒,对付敌坦克、装甲车、炮兵,以及夜战、伏击、袭击的训练;干部要熟悉部下,密切指战员的关系,各级干部定期向部下进行行政管理教育,讲部队倾向与克服办法;加强体力锻炼,加强各种徒手、器械体操及障碍竞走的训练。

  会议由肖华作报告,报告稿是按照罗荣桓的意图起草,并经他修改审定的。

  这里所说的会,就是一九四○年九、十月间第一一五师在桃峪召开的为时三周的第一一五师高级干部会议。罗荣桓和陈光主持了会议,会议的出席者有各支队和师直机关各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以及鲁南区党委的负责人。山东分局负责人也出席了会议。这是第一一五师入鲁以后举行的一次重要会议。

  对于同山东纵队并肩作战,罗荣桓十分重视。他强调要维护兄弟部队之间的团结。他经常引用毛泽东的话说,如果主力和地方关系搞不好,要由主力负责。这一点中央要求很严格。我们一定要搞好同兄弟部队的关系。为了增进了解、交流经验,在第一一五师和山东纵队之间进行了干部的交流,并互相派人到对方部队观摩学习。

  张仁初一声不吭,低着头站在那里。他的眼圈也红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