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文学

中外名著导读: 当代英雄

15 6月 , 2019  

点与线
松本清张
《点与线》通过敏锐的观察和冷静的分析,描述了政界与财界之问的勾结和营私舞弊行为,揭示了时代的弊病,被誉为世界十大推理小说之一。小说通过触目惊心的描绘,披露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种种丑态以及资产阶级法律的虚伪性。在写法上,案情曲折离奇,罪犯作案手段狡猾,警方侦破技术周密巧妙,作品较好地把握了推理小说的创作特点,在情节描述中,关键人物隐藏得很深,读者看到最后才见分晓。
正当中央某贪污案东窗事发,知情人助理科长佐山宪一却在九州香椎海滩同东京小雪餐厅女招待阿时一起服毒身亡。这给贪污案的侦破工作带来不利影响。当地刑警从死者装束整齐又无外伤、阿时身旁还放着一瓶掺有氨酸钾的橘汁等情况判断,认定是殉情,他们按照这种观点进行了调查,便迅速结案。但老谋深算的老刑警乌饲却心生疑窦:既然是殉情,男女双方情笃意深,应当在旅馆开房间尽量享受一番;但他们从东京到九周的5天里,佐山只身一人住旅馆,去海滩也是阿时打电话通知的。此外,从佐山衣袋中发现一张餐车用餐卡,也是一个人的,这一些,于情于理都讲不通。于是,鸟饲悄悄去现场重新调查,越发感到殉情一说难以成立。
尽管作案人老*巨猾,对破案设置了重重障碍,但经验丰富的乌饲,还是从蛛丝马迹中找出了破绽,经过反覆内查外调,真相大白。原来佐山的顶头上司石田主任同机械工具公司经理安田之间的贪污行贿案事发,警察当局即将传讯佐山。主任和*商感到情况岌岌可危,便把佐山和阿时骗到九州,由*商夫妇在相距不远的地方,分别用掺有氨酸钾的橘汁将这一对并没有爱情关系的青年男女毒死,然后把两具死尸放在一起,精心导演了一出。“情死”丑剧,旨在杀人灭口。当警方掌握来龙去脉,行将逮捕*商夫妇时,他们觉察情况不妙,也双双服毒死去。幕后操纵者石田主任,因一干人犯已经身亡,死无对证,由与此案有牵连的上级庇护,逍遥法外,不仅没有丢掉乌纱帽,反而加官晋爵。
当代英雄
莱蒙托夫
《当代英雄》是一部卓越的社会心理小说,作者成功地塑造了毕巧林这个19世纪30年代俄国贵族青年的典型形象。作品名称本身就意味深长,既非颂扬欣赏,也不是纯粹的揶揄挖苦。作者在评判毕巧林的法庭上肩负着起诉人和辩护人的双重任务,对这位非常复杂、充满矛盾的主人公既有谴责,又表示惋惜,既有批判,又流露出同情。
彼得堡青年军官华巧林奉命前往高加索作战部队
,途中滞留滨海小城塔曼,投宿在海岸边一家民房里。夜间毕巧林发现一走私贩子在海上偷运货物,接应他的竟是房东家的一位年轻姑娘和盲男孩。第二天毕巧林追问姑娘并扬言要向当局合发。姑娘装出一见钟情的样子,与毕巧林亲吻拥抱,并约他夜里到海边幽会。华巧林赴约,跟着姑娘上了一艘小船。在海上姑娘巧妙地卸掉毕巧林身上的手枪,企图将他淹死。经过一番搏斗,毕巧林终于脱险,姑娘跟随走私贩子离开塔曼。毕巧林为无端搅乱了走私贩子的宁静、自己险些送命而懊丧不已。
毕巧林在作战部队受伤后到基斯洛伏茨克疗养。他在这里遇见腿部受伤的士官生格鲁什尼茨基。格鲁什尼茨基利用贵族小姐崇拜被贬军官的心理,拼命追求随同母亲前来温泉疗养的公爵小姐梅丽。毕巧林对格鲁什尼茨基的庸俗浅薄十分反感,为了捉弄他,故意向梅丽献殷勤,并以自己风流倜傥的骑士风度赢得了公爵小姐的爱情。实际上毕巧林决不可能真正爱梅丽,更不可能与她结婚,因为他的最大乐趣在于占有一个含苞欲放的年轻心灵,造成别人的痛苦或欢乐作为维护自尊的养料。恰巧这时毕巧林与从前的情人维拉在温泉重逢。维拉已与前夫离异,嫁给了一位瘸腿小老头。维拉在内心一直保持着对毕巧林的爱,毕巧林也觉得她是最能理解他的女子,两人经常在梅丽小姐家见面。
格鲁什尼茨基认为梅丽对他冷淡是毕巧林从中破坏的结果,因此怀恨在心,暗中观察毕巧林的行踪。一天夜里,毕巧林从维拉房中幽会出来,经过梅丽窗前,发现公爵小姐坐在那儿愁容满面。突然,守候在那里的格鲁什尼茨基的朋友一把抓住毕巧林,华巧林反身一拳把对方打倒在地,自己钻进树丛溜走了。格鲁什尼茨基到处散布毕巧林与公爵小姐私会偷情的言论。毕巧林要求格鲁什尼茨基收回谣言,遭到拒绝,便提出与他决斗。决斗前夜,毕巧林四顾自己的一生,百感交集,他不禁间自己:活着究竟为了什么?他认为自己负有崇高的使命,但他不知道使命之所在。便将旺盛的精力耗费在卑劣的情欲上,为了自己的快活而不知厌足地啜尝着别人的恋情、温柔、欢乐和痛苦,可是又从未真正满足过。决斗以格鲁什尼茨基丧生而告结束。毕巧林返回驻地,得知维拉已经离开,便策马疯狂追赶,坐骑因劳累过度而中途倒毙,毕巧林躺在草地上像孩子似的放声大哭。
毕巧林因参与决斗而被贬到边塞。在一次婚礼上与当地王爷的女儿贝拉邂运,并深深爱上了这位16岁的美丽少女。毕巧林设计将贝拉抢到手,但野姑娘的单纯无知如同贵妇人的卖弄风骚一样令他厌倦。四个月后,毕巧林对贝拉更加冷淡,经常独自一人外出打猎。有一次贝拉走到要塞外散心,被一直倾心于她的当地人卡兹比契刺伤,两天后死去。要塞司令出于礼貌安慰毕巧林,不料毕巧林抬起头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不久,毕巧林调至格鲁吉亚,尔后又返回彼得堡,接着又去波斯,后在归国途中死去。

当代英雄
莱蒙托夫
《当代英雄》是一部卓越的社会心理小说,作者成功地塑造了毕巧林这个19世纪30年代俄国贵族青年的典型形象。作品名称本身就意味深长,既非颂扬欣赏,也不是纯粹的揶揄挖苦。作者在评判毕巧林的法庭上肩负着起诉人和辩护人的双重任务,对这位非常复杂、充满矛盾的主人公既有谴责,又表示惋惜,既有批判,又流露出同情。
彼得堡青年军官华巧林奉命前往高加索作战部队
,途中滞留滨海小城塔曼,投宿在海岸边一家民房里。夜间毕巧林发现一走私贩子在海上偷运货物,接应他的竟是房东家的一位年轻姑娘和盲男孩。第二天毕巧林追问姑娘并扬言要向当局合发。姑娘装出一见钟情的样子,与毕巧林亲吻拥抱,并约他夜里到海边幽会。华巧林赴约,跟着姑娘上了一艘小船。在海上姑娘巧妙地卸掉毕巧林身上的手枪,企图将他淹死。经过一番搏斗,毕巧林终于脱险,姑娘跟随走私贩子离开塔曼。毕巧林为无端搅乱了走私贩子的宁静、自己险些送命而懊丧不已。
毕巧林在作战部队受伤后到基斯洛伏茨克疗养。他在这里遇见腿部受伤的士官生格鲁什尼茨基。格鲁什尼茨基利用贵族小姐崇拜被贬军官的心理,拼命追求随同母亲前来温泉疗养的公爵小姐梅丽。毕巧林对格鲁什尼茨基的庸俗浅薄十分反感,为了捉弄他,故意向梅丽献殷勤,并以自己风流倜傥的骑士风度赢得了公爵小姐的爱情。实际上毕巧林决不可能真正爱梅丽,更不可能与她结婚,因为他的最大乐趣在于占有一个含苞欲放的年轻心灵,造成别人的痛苦或欢乐作为维护自尊的养料。恰巧这时毕巧林与从前的情人维拉在温泉重逢。维拉已与前夫离异,嫁给了一位瘸腿小老头。维拉在内心一直保持着对毕巧林的爱,毕巧林也觉得她是最能理解他的女子,两人经常在梅丽小姐家见面。
格鲁什尼茨基认为梅丽对他冷淡是毕巧林从中破坏的结果,因此怀恨在心,暗中观察毕巧林的行踪。一天夜里,毕巧林从维拉房中幽会出来,经过梅丽窗前,发现公爵小姐坐在那儿愁容满面。突然,守候在那里的格鲁什尼茨基的朋友一把抓住毕巧林,华巧林反身一拳把对方打倒在地,自己钻进树丛溜走了。格鲁什尼茨基到处散布毕巧林与公爵小姐私会偷情的言论。毕巧林要求格鲁什尼茨基收回谣言,遭到拒绝,便提出与他决斗。决斗前夜,毕巧林四顾自己的一生,百感交集,他不禁间自己:活着究竟为了什么?他认为自己负有崇高的使命,但他不知道使命之所在。便将旺盛的精力耗费在卑劣的情欲上,为了自己的快活而不知厌足地啜尝着别人的恋情、温柔、欢乐和痛苦,可是又从未真正满足过。决斗以格鲁什尼茨基丧生而告结束。毕巧林返回驻地,得知维拉已经离开,便策马疯狂追赶,坐骑因劳累过度而中途倒毙,毕巧林躺在草地上像孩子似的放声大哭。
毕巧林因参与决斗而被贬到边塞。在一次婚礼上与当地王爷的女儿贝拉邂运,并深深爱上了这位16岁的美丽少女。毕巧林设计将贝拉抢到手,但野姑娘的单纯无知如同贵妇人的卖弄风骚一样令他厌倦。四个月后,毕巧林对贝拉更加冷淡,经常独自一人外出打猎。有一次贝拉走到要塞外散心,被一直倾心于她的当地人卡兹比契刺伤,两天后死去。要塞司令出于礼貌安慰毕巧林,不料毕巧林抬起头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不久,毕巧林调至格鲁吉亚,尔后又返回彼得堡,接着又去波斯,后在归国途中死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