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娱乐

戏魂

16 6月 , 2019  

   “不疯魔不成活”是段小楼对程蝶衣的评价,也确实是程蝶衣的生活状态与生活态度。那是因为程蝶衣的魂与“戏”早已融为一体了,他的戏是他的魂,而魂是他的人生。
    这是一部跨越时代的电影,以时间为线索贯彻了中国旧社会与新社会的出入,也批判了其中的“罪与恶”。
    “她”的一生以利剑自刎作为句号,璀璨而又凄凉的一生化为千古绝唱,被后世歌颂,而后成了戏《霸王别姬》。虞姬,一个传奇的女人,伴着战歌与舞姿逝去。要在戏中演好她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别说到雌雄莫辨的境界。程蝶衣做到了,但他的“疯魔”将他推到了另一番境地。他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却要背负着一位“女子”身份入到戏中,自然是不愿万分。介于师兄的照料和入戏成魔,那个曾经的“小豆子”逐渐成为了上述的“程蝶衣”,这不仅只是名字的改变,还是他一生的改变。对于师兄照顾的态度与戏中女人的需要,他的性向发生改变,也顺理成章的爱上了一个他不该爱的人——师兄段小楼(小石头)。
    与“疯魔”的程蝶衣不同,段小楼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求得生机,就像袁世卿所说的,他的霸王根本不是霸王。他喜欢在很多事情上用“怂”的方式解决,毫无霸王之气。其实他明白程蝶衣是一个性取向扭曲的人,而对于女人的本性使他没有沦为蝶衣那般。正因如此,他才会娶了菊仙,这个苦命的乱世佳人。
    电影的成功在于它用京剧作为媒介,叙述了中国旧社会到新社会的历程,并批判了其中的现象。先是旧社会的权贵为王,又是新社会的全民造反,表现的淋漓尽致。然后又是用历史的变化影射人物的思想变化与本性,还有这个社会本有的人性。
    历史长河中激荡,蝶衣对段小楼的爱意没有一丝消减,疯魔的本性也没有改变。段小楼则不同,社会的改变使他本来作为霸王不应有软弱变本加厉。而这正是两人的最大不同,一个坚持本性,另一个因时制宜。夹杂在两人之间的羁绊则是菊仙,一个被赎了身的妓女。如果她没有从妓院隔层跳下,或许就不会有以后的人生,也不会成为这场乱世戏曲中的一角。
    从清朝末年到文革之后,这段故事才真正结束,它把人世间的酸甜苦辣交杂起来,把历史的胴体赤裸裸的暴露,再鞭挞。配得上这样的剧情的拍摄技法,也只能是陈凯歌这样的导演能拥有。电影中从头至尾就不缺少饱含历史感的镜头,从吆喝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到共产党入北平的浩荡,再到文革批斗大会的火花。这是很难把握的,也是评价一个导演实力最直接的试题。另外,对于镜头的内容,电影中也毫不吝啬的给了出来,你可以在许多镜头中看到一个人物头像的近景,稳稳地定在了九宫格的中格上。还有那些长镜头和广角镜头包括后面透过火看到批斗大会的故意制造的紧张感被毫不保留的体现了出来。镜头的寓意也令人深思。
    疯魔的蝶衣过于入戏,这也似乎成了张国荣的真实写照,他用生命在演戏,用血祭给了戏。他的魂般着辉煌离开肉体,这部电影就是最好的证明。
    美的事物永远存在,镜头收录了它们,一部好的电影就诞生了。它配得上我们对它的赞美,也配得上它存在的价值。让我们敬佩那些个戏魂,让它们永存于世。
    

终于看完《霸王别姬》,其实这是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张国荣演的程蝶衣,只是开始徘徊在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之间,从“我只是男儿生,又不是女娇娥”这个台词总是背错开始,直到段小楼用师父烟斗子含泪更正起程蝶衣就是女儿身了。
 

   -1.段小楼

 

    段小楼开始还挺男人的,到回来,突然觉得段小楼特别的不男人,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批斗程蝶衣的那刻,尤其在他不敢在开会时说出京剧精髓的那刻,尤其在他选择换小四为虞姬的那刻,真的不敢相信这是当年为蝶衣站在冰凉刺骨的夜里罚跪的小楼吗??段小楼这个戏里的霸王为了讨属于自己跟菊仙的小日子的生活,一次又一次放弃自己的权利,把人的自私面放大到居然说出不爱菊仙的话。也不能说是为了菊仙,其实他是为了自己,自己苟且的活着。怕有四爷一样下场,四爷这个解放前体面的上流人物就这样毙了,对他是种警示。

 

    这个从小很男人的男人,却在动荡的社会下,变得不男人,唯唯诺诺。还不如菊仙,还不如程蝶衣。

 

    段小楼对爱情到最后,不敢说爱,对事业,菊仙说不演就不演了,是个没有自己的男人。

 

    这个男人不值得这两女人来爱的,真的不值得。

 

    -2.程蝶衣

 

    妓院的妈妈把他硬是剁掉一只多余手指头,送进京剧班子学京剧,妈妈留给他一件衣服就这么走了。成名的程蝶衣,还常写信给再也无处可找的妈妈,焚信。后来在戒毒的日子里,菊仙在他虚弱的时候扮演了他妈妈的角色把他搂进怀里。菊仙也是妓女出身,也有他妈妈泼辣、精于世故的一面。

 

     程蝶衣少年进公公的卧室起,改变的身份,成了男宠。这是成角后带来的,这就是得到雍容华贵的角也伴随着的失去吗??那个收养的小四给了他继续活下去的动力。如程蝶衣没成角,可想被丢弃在井盖子上的婴儿的命运就不是这样了。师父是不会让他收养这孩子的。好事还是坏事??太讽刺!!小四最后却出来斗他,彻底代替他在戏剧班里的虞姬的位置。后清,民国,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再动荡,不管怎样戏还是演下来了,可到共产党来了,居然把他的角给抢了。

    

     程蝶衣成男宠是根本不情愿的,第一次被公公糟蹋,留下的后遗症,他害怕面对男粉丝的捧场,看看到他第一次面对四爷的胆小,在四爷来看班的时候,一直眼睛盯着段小楼,盼着段小楼给他解围。可结果他还是成了四爷的男宠。段小楼有了菊仙以后,程蝶衣的寂寞和空虚接受了四爷的青睐,也在这个时候抽上了大烟。

 

    在解放军进城的街上遇见公公,公公沦为只会卖烟的老乞丐,不认识程蝶衣,可蝶衣认得,这个把自己糟蹋的人,改变了程蝶衣一生的命运。而对于公公,程蝶衣只是玩过的众多男宠中的一个而已。公公变成乞丐。这就是因果报应吗??

   

     小楼委屈求全求四爷救蝶衣,不对呀,蝶衣是四爷的男宠呀,难道自己相好的进了监狱,还要旁人求吗,看四爷傲慢的样子,可想蝶衣对于四爷来说,只是那几只宠爱的笼中鸟罢了,玩玩的,玩的太多了,倦了厌了,就如张国荣唱的玻璃情里的一样的,只是个过气的玩具,不足为奇。四爷当初宠爱蝶衣有佳,现在又如此傲慢的对比,可想一个戏子在那个社会阶层的地位,是有钱人玩弄的玩具。蝶衣这样的角在那个肮脏的旧社会更显着弱小和无助。也难怪蝶衣跟了四爷开始抽上大烟,难怪蝶衣宁愿生活在戏里不出来,更加的执着简单的演戏,更加的自恋。更加的爱戏里的虞姬,爱虞姬爱的楚霸王。

 

     程蝶衣对段小楼的爱是爱情,段小楼对程蝶衣的爱是亲情,程蝶衣入戏太深了,把戏当做生活,程蝶衣说想跟段小楼演一辈子的戏,

    蝶衣:从一而终!师哥,我要你跟我,不对,就让我跟你好好唱一辈子戏不行吗?

必赢娱乐棋牌,    小楼:这不小半辈子都唱过来了吗?

    蝶衣: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小楼: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唱戏得疯魔,不假!可要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里也疯魔!咱们可怎么活呦

     真是用了段小楼的话“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

 

     程蝶衣对京剧的喜爱和痴迷在后清,在民国,在日本人统治下,在国民党,在共产党的不同时期,动荡的社会下都还在演着京剧,即使台下一片喧闹,也一样很自我的演着虞姬。甚至在法庭上说出那样的话:青木要是活着,京剧就传到日本国去了。甚至批斗的时候还在说京剧的话。其实他是生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只有段小楼,只有京剧。其实这样的世界未尝不是纯净的世界,对于一个从事京剧的人,他的虞姬无人取代,他的牡丹亭也无人取代。那么多掌声和芳华绝代的横幅,还有在座的观众的留下的眼泪,可以证明蝶衣在京剧上的造诣更胜于小楼。觉得蝶衣跟张国荣很像,哥哥的性格跟蝶衣真的很像,都是简单善良单纯的活在戏中的孩子。蝶衣是哥哥的现实生活的写照。

 

     程蝶衣死了,死在舞台上正和自己师父一样,但不同的是自己选择的死,其实死的很美丽。演了大半辈子的霸王别姬,戏如人生的舞台,这样死其实是件幸福的事。哥哥也一样,自主选择这样的离开,在这么多爱的眼神中离开,是件幸福的事。

    

  -3.菊仙

 

    其实也在想若没有菊仙,会不会成就了程蝶衣和段小楼的感情,细想真不会的,段小楼是属于完全正常的男人,他爱女人,从他摸另一位妓女的手法上看,他是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对女色是喜爱的。跟程蝶衣的亲密,段小楼是很大哥的状态的,逛窑子这个事实其实在告诉程蝶衣他的性爱取向,而程蝶衣还痴迷在戏里不自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