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文学

南海奇遇: 5、巨大的海蝙蝠

22 6月 , 2019  

  随着刀子的嘶嘶声,我身上的鳞片被一排排地揭去。

  “蝙蝠!”第二天早晨,罗杰站在高处的桅楼守望台高喊,“我看见了非常宽大的一个蝙蝠。”

  心,总被无尽的烦恼缠绕着。为了排遣苦闷的思绪,我便想象天上的鸟,水中的鱼。

  话说完了,罗杰自己也觉得这些话有些犯傻,蝙蝠不会游泳,也并不是很大。但这里的蝙蝠的确很大,而且它们还沿着海面游泳,那对黑色的大翅膀上下扑腾着。

  想着想着,不知怎么自己就变成了一条鱼,正在清澈透明的江水中,快活的、自由自在地游动。

  罗杰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桅楼守望台上度过。他在那里注视着大海,那双警觉的大眼睛已经认出了许多有趣的动物。当他发现海中有动物时,就立即告诉大家:如果必要,船就转向跟踪发现的动物;经证实是哈尔需要的动物,就打捞上来放进水箱中。

  我喜欢浮在水面,看蓝天上的白云和水中的倒影;也喜欢沉下水底,在砂石上漫步,在杂草丛中穿梭;还喜欢用一边的鳍划水,让身体在水中旋转……

  上尉把舵轮稍转了一下,船朝着那群漂浮的黑色怪物驶去,哈尔拿着望远镜跌跌撞撞地上了守望台,然而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静的时候,我就一动不动地停在水中,偶尔吐几个水泡;动的时候,我便在水中打着旋,转着圈,忽上忽下,游来游去。

  “它们是什么?”他问艾克上尉。

  我看见一条可爱的鱼甩着长长的尾巴,从远处向我游来,我也朝它游去。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它用嘴衔我的须,我用嘴吻它的腮。它扭过头去,我就用头蹭它的尾。它又回过头来,用嘴蹭我的背。

  “海蝙蝠。也有人叫‘章鱼’。”

必赢娱乐棋牌,  我们相互追逐嬉戏,或者绕圈圈,或者吹泡泡,或者蹭痒痒,或者并排往前游……我们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实在舒服极了。

  哈尔想起来了,这是父亲的重要客户特别想要得到的一种海洋动物——琵琶鱼,一种大鹞鱼。

  突然,一条大网从天而降。当我们发现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逃跑了。我们被罩在网里。网绳很软,可我们无论怎样左冲右突,就是冲不出去。网渐渐收缩。越拉越紧,我们被紧紧地夹在网里,提出水面。我懊恼极了,心想:真倒霉!刚变成鱼,得到快乐,就又被人给网着了。

  怎么能抓住这家伙呢?最大的水箱能装得下它吗?

  一个浑身水渍的脏老头,把我从网里抓出来,扔到船舱里。我被抛在同伴们的身上,就这样被摔得仍不轻。船舱里的鱼,有的还在喘气,有的已经死去。

  章鱼绕着圈游弋,很明显它们在抓小鱼。随着。“快乐女士”号逐渐接近它,船上的所有人都看清了它们,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离船最近的那个怪物上。它正绕圆圈嬉戏,一只翅膀在水面之上,另一只在水面以下,从一个翅膀尖到另一个翅膀尖足有20英尺长,从嘴到尾巴也有18英尺。

  原来倒霉的并不只我一个。我不知道新结识的那位朋友现在怎样。但我敢断定它一定也在这个船舱里。我想挣扎着起身,却无能为力,使尽全身的力气,也只能甩动一下尾巴。

  它正在追赶一群鲱鲤科鱼。

  大大小小的鱼接二连三地抛了过来,不断砸在我的身上。我被砸得疼痛难忍,压得喘不过气来,却没有任何办法可想。

  它的嘴两边各长着一个鳍状肢或者说是“手臂”,用这两支手臂伸出去,抓住小鱼,再放进它的嘴里。

  开始我还能听到身下此起彼伏的喘息声,不久就渐渐听不到了。身上的鱼压得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难受。但不知为啥,我却一直没有死。

  它的嘴多大啊!足有4英尺宽,大得可以一口吞进两个人。但哈尔知道这怪物不吃人,它更喜欢吃鱼。

  我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被人开膛破肚,放入油锅中煎炒。想到这里,心里真比刀绞还难受!我多么渴望自己赶快死去,却又死不掉!我现在真正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它对人仍能构成威胁,据说它曾高高飞向空中,将那两吨重的身体砸落在一只小船上,将船砸成了碎片,船上的人也遭厄运。它儿像鞭子一样的尾巴锋利得像把刀。有时,这家伙不从上面进攻,而是从下面向船袭击。它把船抛出水面再把它弄翻,然后再对落入水中的人发动攻击,或者杀死,或者使他们致残。

  后来,我被拾到竹篓里,又被装进塑料袋。几经周折之后,我又被扔进水盆里。一位非常漂亮又极其狠心的姑娘,用她白白嫩嫩的小手,把我从水中提起来。

  它不怕人类,或许它太愚蠢了,不知道害怕人类,或许它对自己巨大无比的力量过于自信。有时它会跟着一条船游上数英里,时而在船底,时而在船旁,最后把船弄翻,如果船上的人用桨打它,它根本不在乎,这种打击对它来说不过像在人的脊背上拍一下,根本没什么感觉。

  她左手抓着我的尾巴根,右手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在我的身上使劲刮起来。随着刀子的嘶嘶声,我身上的鳞片被一排排地揭去,这时,身上真比火烧还痛!

  曾有一次,一个人从船上掉下去,落进一个海蝙蝠的嘴里。显然,它不喜欢这道菜,恶心地把那人又吐了出来。幸而人并未受伤,只是被这家伙的下牙深深地划了一道。

  我终于忍受不着如此剧烈的痛苦,昏死过去!

  上尉让船顺风而行,慢慢向鱼群中间靠拢,然后,船停下来,帆无力地飘着,船的两侧满是上下摆动的巨大的黑色翅膀。海蝙蝠常群集在一起。哈尔数了数,这一群有28条。

  就在这一瞬间,大脑突然清醒过来。原来这一切,全是自己在潜意思中产生的幻觉。

  艾克上尉嘲笑地看着在这群动物面前有点不知所措的哈尔。

  (难得胡涂)

  “好了,我们到了,你想怎么办?”

  “我想捉只活的!”

  上尉轻蔑地哼了一声,“你绝不可能抓到活的。孩子,我们可能抓一条死的,但绝不能抓到活的,可以用鱼叉叉一条。”

  “不行。”哈尔从恍惚中清醒过来,他开始下命令了,“罗杰和奥默到下面去取大网,螃蟹放下小船,上尉控制帆船在原地等待,我们得在这儿呆上一段时间。”

  上尉真的着急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去抓那个大家伙,我们将在帆船和小船之间撒网让它自己钻进来。”

  “你这傻瓜,简直疯了。”

  但哈尔没听他的。

  沉重的网的一端系在“快乐女士”号甲板的起锚机上,然后网被扔到小船上。哈尔、罗杰和奥默上了小船,他们将小船划离大船,边划边向下放网。当网全部撒入海中时,小船大约离帆船有50英尺,网的另一端紧紧地系在挂锚的缆柱上。

  这位大伙伴沿圆周游动一定会钻入网中的,然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敢预测。

  海蝙蝠沿圆周游过来了,它并未把船放在眼里。比站在船甲板上看,它的体积更大,更可怕。网的上部渐渐从水面升起。

  一只海蝙蝠好像感觉到了它面前有了什么障碍,但它既没有减速,也没有改变方向,而是游得越来越快,其速度简直像赛船一样。

  然后它突然窜出水面,飞向空中,距网上足有10英尺,好像是被旋风吹起漂在空中的一扇大门,它使哈尔想起了飞机上的大机翼。它落进网另一边的海面上,激起的声音好像机枪在海上发射。

  它又沿着圆周兴奋地游回来,这似乎感染了它的同伴。它们都开始窜出水面,又钻入水中,有些甚至翻起跟斗来,那白花花的肚皮在阳光下闪耀着,可怕的拍水声不时传来。

  好奇心使它们逐渐靠近小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