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文学

杨乃武与小白菜 第二十八回 妒恨起毒心祸根隐伏 殷勤调汤药恶意难销[黄南丁氏]

16 9月 , 2019  

话说刘子和到了小白菜家中,在楼上房中,把五块钱打发三姑下楼,同小白菜并肩坐在竹榻子上,叠起了万斛温柔,同小白菜亲热个不住。小白菜却怕三姑瞧见,一把将子和推开,问子和可曾晚饭,自己尚得下楼煮饭。说着立起身来,意欲下楼。谁知子和将小白菜一只纤纤玉手,用力向怀中一扯,小白菜的三寸金莲,那里站立得定,早一个娇躯,向子和身上扑下,子和即伸开双手,拦腰抱住,亲住了小白菜的香颊笑道:“腹中还不饿咧,只是口枯舌干,满身发燥,要借些水烧上一浇方好。好得三姑,我已化下了运动的钱,这个傻子倒还知趣,决不上楼,我们正可放大了胆,乐上一乐。春宵一刻值千金,岂能虚度光陰。好人,别为难人咧。”说着,一手抱住小白菜纤腰,一手却不安份起来。房中顿时寂静无声,只听得啧啧的响,同了小白菜微微的吁气。子和本是个急色儿,似这般的温香满握,美玉在抱,那里还得什么,早把小白菜移向一边,虎跃而起,便听得小白菜格格娇笑,约有半个钟头,方才渐渐的安静起来。又停了一回,小白菜笑道:“来了总是这般的发急,连晚上都等不到咧,把人闹得这个样子,头发也乱了,如何是好?”子和笑道:“那有什么要紧,好得又没人到来,谁叫你生得这般标致呢,叫我如何耐得住呢?”小白菜听了,不禁卟哧一笑,一面起身结束,一面把蓬松云鬓抿了上去,又向子和笑道:“你吃些什么,叫三姑去买。”子和道:“没有叫你化钱之理,”即取了一块钱,交给小白菜,自己睡在竹榻上休息。”小白菜怕子和受了凉气,不是儿戏,忙扯一条薄被盖在子和身上,方下楼去命三姑购办酒菜,自己煮晚饭。不一刻,三姑已将酒肴买来,小白菜也把晚饭煮就,搬到楼上,同子和饮酒。子和自勾搭了小白菜之后。真是享尽了艳福。子和自出世以来,从未遇见过这般似天仙的的女子,与如此的享受快活,心中欢喜。已到了绝顶。恨不得把小白菜在眼皮上供养,娶回家去,方心满意足。三人饮了几杯。三姑先去安睡。小白菜同子和晚饭完毕,小白菜把残肴收拾下楼,仍回楼上。子和已有了些酒意,睡在床上,只是催小白菜上床欢娱。小白菜一瞧时候,已有了八点多钟,便宽了衣衫,穿一件粉红色的小衣,下面湖绿单裤,换了双大红绣翠绿花的睡鞋,越发觉得身裁袅娜,满面娇俏,端的是个宜喜宜嗔的春风脸,倾国倾城的可喜娘儿。子和看得眼中火出,心头又怦怦动起,忙着唤小白菜睡下。小白菜笑盈盈地,走到床边坐下,跷起了一支金莲,向子和身上一搁笑道:“这双鞋儿可好?”子和早如狼如虎,把小白菜如小鸡般的抓在手中,狂荡起来。子和这时已是两眼如火,一身炭炙。小白菜也引得杏腮飞赤,秋水神荡。
正是欲仙欲死,神迷魂荡,得意非凡的时候,猛然间听得外面碰碰的打门,有人在门外高叫道:“三妹,快些开门。”小白菜听得,正是葛小大的口音。不要说子和想不到葛小大忽地在这时候回转家来,便是小白菜本人也意料不到丈夫葛小大,这时还得由店中回家,不由的面如土色,那里再有什么闲情逸致,寻欢取乐。浑为小鹿心头乱撞,惊慌失措,死命的把子和推下身来,悄悄的嗔道:“快走,快走!小大回来咧!怎样好呢?”子和见了小白菜这般惊慌,也料到是小大回转,如今听得真是小大,心中不禁也吓得怦怦乱跳,面色大变。方才的一股兴致,已飞向爪畦国去了。腰下一阵酸软,投了个帖子。小白菜也顾不得子和受病,忙一把推下了身躯,不住的发抖。子和吓得昏了,只伏在床上,一动也不敢乱动。还是小白菜有些主意,忙叫着子和道:“快些起来,躲一躲再说吧。”这时外面,越是打得厉害,子和听了小白菜的言语,猛然惊醒,慌忙穿了小衣起身,一把将自己的衣服,抓在手中,悄悄问道:“躲在那里去呢?”小白菜一想,暗想小大这时归来,定必知道了什么风声,倘把子和蒙在楼上,不大稳生,不如将子和藏在三姑床上,小大虽是疑心,决想不到在三姑床上,即向子和道:“快藏在三姑床上,切莫声张。等小大上楼,立即出去吧。”子和点头,慌忙放轻脚步,走下楼去。
小大在门外,连嚷带敲,叫了一回,心头火起,提起脚来,连踢了两脚。小白菜在楼上,装做惊醒模样,高声叫道:“三妹,快起来开门呀。”自己忙穿好衣服,仍睡在床上。楼下三姑此时方才惊醒,正欲起身开门,却见子和蹑手蹑脚下来,向自己床上一缩,悄悄向三姑道:“妹妹,快莫声张,去开门放进了你哥哥,待他上楼,放我出去,我给你十块钱,千万莫要被你哥哥知道。”说罢,在身旁取出了十块钱,放在三姑枕边,自己缩在三姑床上,慢慢的穿起衣服。三姑虽傻,对于子和同小白菜通奸一件事情,却也知道不能给哥哥小大知晓。又加着子和到来,常有银钱东西送她,若是一旦撞破,子和便不能到来,自己东西即无从到手,因此不肯向小大言讲。今晚忽地听得小大敲门,也很惊慌,听得子和这般说话,又有十块钱到手,早连连点头,一面下床,答应着小大,出去开门。小大敲了一回,方听得小白菜在楼上叫醒三姑,三姑洋洋地答应,心头越发的狐疑起来。及至三姑伊的一声把门打开了。小大也不同三姑答话,飞也似的向内直奔,迈上楼去,把三姑看得暗暗发笑。正待去唤子和出去,却见子和蹑手蹑脚的悄悄走来,原来子和在床上已把衣履穿好,听小大奔上楼去,暗暗道了声饶幸,忙忙的偷走出来。见三姑尚没把门关闭,慌忙一溜烟的出了葛家大门,回爱仁堂药店去了。三姑见子和这般的慌张,不由得卟哧一笑,便将门关了。自去床上安睡。子和的十块饯,仍白亮亮地的放在枕边。三姑心本欢喜,取来藏好,也不管小大上楼怎样。一合上眼,早酣然入睡。
却说小大一鼓作势飞奔上楼,走进房中,一望小白菜,盖一条薄披,安安稳稳的睡在床上。可是双睛虽合,满面春色。两颊飞起了两朵红云直红到耳边,好不娇艳,分明是春意正浓,浪态初起的光景。小大一见,暗想瞧这神色,小白菜方才不甚妥当,不要杨乃武趁着自己住在店中,到家中来奸宿,今晚不料到自己回来,正在好梦乍圆之时,被自己惊散。因此小白菜面现春色,体有浪态,想到这一层,忍不住把小白菜看愈看愈像,使欲把奸夫找将出来。以为小白菜既同杨乃武在房中干不端之事,被自己冲破,杨乃武定仍在房内,不知藏在何处,万不料到奸夫,却是刘子和,已出了大门。小大这时也不同小白菜说话,把一双眼睛,四面乱看,陡的见旁边竹榻之上,有一条薄被抖乱,地上又有些食品骨彀,知道情形定是不妥,自己的意料,一些不差。忙在房中各处乱找。小白菜在床上,只做不知。小大找了半天,那里有什么影踪,虽是满腹狐疑,只是找不到奸夫。有道是捉奸捉双,找不到奸夫,不能作真实事情,只得闷气吞声,不向小白菜说话,小大心中,只知道小白菜奸夫是杨乃武,因此把杨乃武恨如刺骨。但是惧怕杨乃武的势力,又没有真凭实据,不敢找乃武说话。当夜小大即宿在家中,小白菜对于小大的盛情,自从被乃武正言规劝之后,很是和穆。这一回的失足,实是被子和用了村药,一时失措,无奈允从。瞧见小大这般心神不安的式样,不觉良心上很是不安,眼中忍不住掉下了两点清泪,怕小大看见,忙忙的把头向被内一蹿。小大未曾瞧见。这夜小白菜,一则对于小大万分抱歉,二则方才被子和引起了一团烈火未曾消灭,在小大身上发泄起来。这一种的温和柔媚,娇浪艳荡,自小大圆房之后,小大尚是第一尝到。小大虽蠢,这般异样艳福,那有不知之理。觉得今夜的小白菜风情媚态远非往日可比。也猜到小白菜怕自己怀疑,所以如此,不禁万分怜惜。把方才的恚怒,赶一个干净,还觉得小白菜很是可怜,被乃武勾引逼迫,要不是被他威迫,小白菜决不致干出这般不端之事。从此之后,非得常回家中住宿,才能杜绝乃武到来。打定主意,安然熟睡,便不再去查问根细。
却说子和溜出了葛家,回爱仁堂去。在路上把小大已十分痛恨,暗想亏得天气还不寒冷,不然,竟得犯下陰症,方才在小白菜床上,正是得趣之时,想不到小大竟是回来,把自己一吓,不要弄成了白浊之病,这都是小大早不归家,晚不归来,在自己得意的时候,忽地打门,真是可恶。且想且走,已到了爱仁堂门口,即敲门进去。钱宝生这时尚未熟睡,听得子和在这时候回来,知道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慌忙起身。子和已到了楼上,宝生即跟随上楼,走到房中,见子和横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帐顶。宝生叫道:“大少爷,怎地这时候即来了呢?不要出了什么变故了吧?”子和坐起身来,点头道:“正是,险些儿被小大撞见。”即将在小白菜家中,小大忽然回来的事情,一一向宝生说了。宝生在沿窗的一张椅上坐下,不住的沉吟道:“如此看来,葛小大已有了什么风声听得了不成?不然,那里会这时候回来呢?”子和道:“我也是这般的想,倘真的有了风声,特地回来捉奸,这一次虽未捉到,以后防范起来,那就糟咧。”说着,把眉头紧紧蹙起,连连长叹。宝生道:“大少爷,且别发愁,究竟小大是有意回家捉奸,还是无心凑巧,尚不能知道,明天且打探个明白,再设法补救就是。今夜先安睡了一夜,方才大少爷被小大吓了一跳,自不必说,回来在街上,可受了寒气呢?那倒不是顽的。小白菜的事情,凭着大少爷的财势,总有办法,不必心焦。”子和道:“的确被小大吓上一下,寒气倒还好,不曾受到。这一回的事情,又得重仗你了。事情妥当,自得重重相谢。”宝生笑道:“大少爷说什么话呢,有我老钱在这里,总不致使这般一个美人儿,从此绝望,不能相会,大少爷放心就是。今夜快些安歇吧,我也得去睡了。”说毕,立起身来,下楼去了。子和没法,知道今夜决不能再同小白菜取乐,只得睡下,心中只把葛小大恨恨不止。
到了明天,宝生、子和见面之后,子和便请宝生出去打探,昨晚小大回家之后,怎样情景?宝生应诺,即出了药店,到小白菜家中,借着看小大为名,这也是怕小大仍在家中,没有到店。进了葛家,一瞧小大并不在家中,只有三姑同小白菜二人。三姑见了宝生,先笑道:“钱宝生,今天叫这位有铜钱呵哥不要来了,阿哥要回来的。”宝生听得三姑叫子和有铜钱阿哥,不觉笑了一笑,暗想亏这个傻子想出,一个有钱,便唤作有钱阿哥,小大自然是无钱阿哥了,即趋势间小大昨天回来,如何景像?小白菜对于钱宝生,因自己受子和蹂躏,是宝生暗用村药,自己方一个失足,同以前与杨乃武大不相同,心中很恨着宝生,见宝生到来。知道是替子和做暗探,那里有好颜色给宝生,只顾着做活计,似理非理的答了一句道:“险啊,亏得没被他捉到。”宝生见小白菜这般神色,岂有不明白小白菜恨着自己,听得小白菜说险,虽不明了小大的怀疑,自免不掉了,便装着不知,问三姑道:“昨天你哥哥说些什么呀?”三姑在今天早上,小白菜也曾向她说过几句,昨晚小大生疑,今天小大特地关照晚上回家,这也是小大体贴小白菜,怕奸夫再来,说明了回家,可以使小白菜拒绝。因此三姑知道小大晚上回家,听得宝生相问,即大约说了一遍。宝生听了,已知道小大从此之后,或将常住家中,显见是起了疑心。当下也不再问,告辞走了。回到爱仁堂药店,同子和相见。子和忙着问宝生怎样?宝生把小大如何疑心,如何向小白菜说明,今晚要回家中,一一说了。又向子和道:“大少爷,这两天小白菜家中,你可不能去咧。非过了这风头再说。子和听得,不禁连声叹气道:“老钱,这般一个美人儿,叫我如何丢得掉呢?你总得给我想些办法呀。”宝生沉吟一刻,说出一番言语。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话说刘子和在小白菜房内,一度春风,起身结束衣服。小白菜不禁又想到了乃武谆谆相劝之时,忍不住呜咽起来。子和见了,忙着意的温存一番,方收住了悲泪。一瞧时候,已是辰未午时,慌忙把衣服整理好了,下楼煮饭。知道小大今天在沈体仁家中,一时不能回来,便留子和午餐。子和答应,在楼上等候。横在床上,不由得想起方才小白菜的一番言语,说得很是明白。小大一天活在世上,小白菜的心一天不会向着自己,尽是甘言蜜语,毫无用处。自己为了小白菜身上,也不知用了多少心机,钱也化得不少,连宝生的一千两银子昨天又许上了五百块,足足的过三千。东西连自己最心爱的打簧表,也送给了小白菜,可算得至矣尽矣,只是仍不如一个穷的豆腐伙计葛小大,而且丑陋不堪,倒得到了小白菜的真心,自己岂不是白用心机。今天这一次相会,不知又得到何年何月,方能再行相会。这般的美人儿,叫我如何舍得呢?就眼睁睁的瞧小大快活不成?听小白菜的言语,并不是真的不愿嫁给自己,做知县老爷的媳妇,无奈小大活着,小白菜不忍另嫁他人,便是交往,也是没法,因了已经失足方才允诺。不然,小大活着连交往都有些不甚愿意。如此看来,要把小白菜夺到手中,永远相好,除非小大死掉,才能得如愿以偿。停一回回去之时,却得同宝生商议一下,可有妙法,使小白菜一世同自己相好,便是多化些钱,做出些事情,也说不得了。好得父亲做着本地知县,都可以担待,家中有的是钱,用几个也不要紧。
正在乱思胡想,却见三姑走上楼来,向子和笑道:“阿哥,你好久没有来了,可有什么东西送给我呀?”子和听得,暗暗发笑,这个傻子,别的事情都不知道,钱却知道要的。也亏得自己有钱给她,保住了她的言语,不肯说给别人知道。不是有钱,怕不待到今天,小大早已听得的了。自己也早已知道这傻子贪些小利,便在身上取出一个钱多重的金线戒,笑道:“我早知道你要好东西咧,带一个金戒指在此,送给你吧。”三姑笑容满面的接过手去,又笑着唤子和下去吃饭。子和即随三姑下楼,同小白菜、三姑二人一齐吃饭。饭毕之后,小白菜收拾了残肴,子和到楼上,欲待小白菜上楼,再寻欢取乐,谁知停了一回,小白菜到了楼上,忙着推子和回去,怕小大回来撞见。子和见小白菜这般慌忙,没奈何只得懒洋洋的立起身来,一步一回头的走下楼去,自回家去。小白菜却横在床上,只是想方才的事情,子和的言语,不禁流下泪来,可是也无法可想,只得罢了。
却说子和回到宝生店中,只是闷闷不乐。宝生见了,忙问子和因何这般烦闷?子和即把方才在小白菜家中的事情,同了小白菜的言语,小大活一天,自己便没希望同小白菜相好,细细的说了一遍。宝生听了不禁沉吟道:“如此说来,小大这人,同大少爷势不两立的了。若要小白菜向着大少爷,非小大死掉不可。”子和点头道:“正是。”宝生道:“这般一说,大少爷只得丢了同小白菜相好的一条心罢,除非……”说到除非两字,便缩住了口,不说下去。子和忙问道:“除非怎样呢?”宝生道:“除非小大死掉。”子和道=怎样可以使他死呢?”宝生忍不住笑道:“好端端的人,如何能死呢?除非要设法把他害了,方能使他死掉咧。”子和听了,不觉心中一动,低下头去,不住的呆想,想起了小白菜这付花容月貌,如何舍得丢掉?只是小大不死,眼见得事情糟了,倘是真的把小大害死,岂不是犯了因奸谋命的大罪,穿破下来,如何得了。小大活着不死,小白菜便一天不能依从了自己。决没有两全其美的妙法。想到了这一层,心内不住将小大死掉,同了丢掉小白菜的两事,的碌碌的打转,究属走那一条好。大凡一个人做下一件万恶不赦的大事,起初也不过一念之差。今天刘子和也是如此,弄到后来,有杀身大祸。
闲话少说,却说子和把两件事情,在心中盘算了一回,觉得倘是去掉小白菜,如此一个美人儿,永远不能相会,害得自己失魂落魄,一个不好,性命也得送掉,想小白菜害下了相思之症。若是把小大害了,虽是因奸谋命,犯了大罪,可是告得官府,定得经过爹爹手下,自然可以设法弥补。而且地大的官司,只要天大的银子,没有不称平的。又加着小大家中,小白菜自不必说,到了那时,定能变了心思。三姑是在自己一路,只须多化一些钱,其余的亲戚们,有了钱谁都愿意不声不响,自己只须做得秘密,使人家不知道是自己做的,何人再能说着自己,确定是谁做的手脚呢?这般一想,顿觉得害死了葛小大,比了丢掉小白菜来得轻而有利。子和想到这里,暗道这事须得同宝生商议,他计较量多,如何可以做得干净,人不知鬼不觉地使小大死掉。便向宝生道:“老钱,你不能不帮我的忙呀?这般一个美人儿,倘是丢掉,我便得想死了。”宝生道:“叫我也没法呀,除非把小大害了才好议法咧。”子和忙悄悄地道:“老钱,害了小大,也得做得干净,不被人知道才妙。不然,却不是儿戏的。”宝生道:“原是这般的讲,也不是容易的事。”子和知道宝生贪钱,送些钱给他,或者可以有绝妙的计较出来,即把带的金条金叶,约有十二三两光景,取了出来,向宝生笑道:“老钱,你倘是有法把小白菜弄到我的手中,永远相好,这些金子先送给你,日后再重重相谢。”宝生见了黄澄澄的一大堆金子,早怦怦的乱跳,沉吟了一回,向子和道:“大少爷,计却有一个在此,可惜狠些。只是小大不死,大少爷是得犯相思病死了,还下如使小大死掉的好。”子和听得,正中心怀,忙问道:“怎么妙计呢?”室生移了一移座位,凑到子和耳边,俏悄地道:“大少爷,小白菜既是说小大不死,她的心便不能向着大少爷了,却不得不设法把小大除掉。我想小大有病的时候,配药总是到我店中来配的,我只须等小大生病来抓药之时,悄悄的配一味毒药下去,小白菜同三姑小大,那里识得药理,自然放心煎了给小大饮下,那里小大岂不是人不知鬼不觉的一命呜呼,不知道的人,还只说是生病死掉,那里猜得透是这样死的呢?又没有对证,如何可以疑心到大少爷身上。便是有人疑心,告到官府,那时只要大少爷通知了老大爷,把状子驳斥了便就完了,而且官府也决疑不到大少爷咧,岂不是绝妙的计较。小大死后,小白菜嫁给大少爷,当然不成问题。大少爷是知县老爷的公子,谁敢来说半句言语呢?大少爷以为如何?”
子和这时,只知道小白菜的美丽热情,恨不得天天搂在怀中,那里管得到丧天害理,听了宝生的一番言语,觉得小大一死,小白菜稳稳到手,早心花怒放,连连点头道:“好,老钱,这事却得托你了。这些金子,你且先收下,日后成功,我再谢你五百块洋钱。”宝生欢乐,一面把金子收进,一面笑道:“大少爷,这事却不能心焦,非得俟小大先生了病,前来配药方能下手,不然,却得露出破绽,那就糟咧。”子和不住的点头称是,觉得宝生这个计较,真是不差,算得是人不知鬼不觉了。宝生又道:“大少爷,这几天你却不能再到小白菜家中去了,被人瞧见了不好。最好倘是小大生病来配药之时,我把毒药配将进去,你却离开此地,也别回转馀杭,不论到那里游玩个十天八日,等事情完毕之后,再行到来,一则可以避人耳目,二则小白菜、三姑二人,也可不疑到大少爷身上,免得将来小白菜怀恨,又生了什么变故?”子和连声答应道:“好,我就到杭州去玩一趟如何。一切事情,都请你办理就是。”当下二人商议已毕,便不再多说,因恐被他人听得。当夜子和宿在店中,过了一宵,明天正是十月初九,子和同宝生二人,一天未曾出门,只在家中计议这件事情。到了下午,宝生正在店中,却见葛三姑手中取了一包东西,一张纸头,走到爱仁堂店内,见了钱宝生叫道:“钱宝生,快配药来。”宝生见了,心中一动,忙问道:“谁服药呀?”三姑道:“阿哥肚子痛,买了一千钱的桂园去煎桂圆汤给阿哥吃。再有一张胜子痛的方子,快些配来。”宝生听得小大生病,心中大喜,一面接了方子,一面间三姑,小大生了什么肚子痛病,三姑即说了一遍,原来小大昨天到沈体仁家中,吃过了晚饭方才回来,今天因了喻氏吩咐小大仍到沈家吃饭,因有几个亲戚到来,小大答应。到了今天,即仍到沈家去午饭,谁知饭方吃毕,小大腹中忽地痛得如绞的一般,不住的捧住肚子哼唧,喻氏体仁等一见,都慌张起来,正待问小大怎样,小大一个恶心,顿时呕将起来,腹中又痛得眼前金星乱冒,头上的冷汗,足有黄豆般大小。喻氏见了,以为是痧症,忙取了痧药,给小大服下,又泡了姜汤灌下肚去。只觉得好些,仍疼痛不止。小大知道不好,忙忙回转家中,在路上又呕了一回,走到家中,一个人已痛得发昏,倒在床上。小白菜、三姑见了,也都慌了,小白菜慌替小大盖了一床被头,一面泡着药茶给小大饮下,腹中方觉得好些。只是又加着寒热,身上又发冷,小白菜忙命三姑卖一千文的桂圆预备熬汤给小大饮,因知道小大定是受了寒气,一面又请了镇上一个医生,开了几味药方,交给三姑带到爱仁堂抓药。三姑便出门买了桂圆,又到爱仁堂来,宝生听得,心中大喜,知道小大的病很重死了之后,或者人家不致疑心毒死,即通知子和催他立即动身,离开仓前,一面把药方上的药配了,除去一味,加进了一包砒未,交给三姑。三姑那知那里,兴匆勿取了回去。子和在楼上早已得信;心中不免有些发慌,知道留在这里不便,忙带了些钱,辞了宝生;离开了仓前,迳向杭州去了。临行之时,又重重的托了宝生,宝生一口应诺,子和自去不提。
却说三姑捧了桂圆同药回去,小白菜接了慌忙生起炭炉,先煎了桂圆汤,再煎了药,也不识药内有了砒未,煎好之后,同桂圆调和,端给小大,小大昂起头来,一气饮下,小白菜放了药碗,三姑即接去洗了干净,仍回房中,同小白菜坐在椅上,瞧着小大。约有一刻钟光景,却见小大不住的捧着肚皮唤痛,又连连恶心,却又吐不出来,瞧下去好不难过。小白菜见了,吓得手足无措,呆呆地望着小大,小大这时越发的不好了,只痛得在床上乱滚,口中喷出一口血,吐得棉袄上鲜红可怕,小白菜已急得满面泪痕,只道是小大病体有变,那里猜得到子和托了宝生,在药内下了砒未,要毒死小大。看看不好,忙命三姑到沈家去请喻氏到来,三姑慌忙奔出门去,小大在床上滚了多时,口中的血喷个不住,把一件棉袄染得满袖满襟,两眼发直,形状儿好不难看。这时葛家除了小大这外,只剩下小白菜一人,只有哭泣的份儿,那里还想得到什么。一刹那间小大大叫一声,那血从七窍流出,双眼突出,只流鲜血,面色变了青幽幽地怕人非常,已是气绝身亡。小白菜见小大已死,只哭得死去活来。瞧小大这般死法,也有些疑心中毒,只是自己既未下毒,只有在沈家服下毒物,沈家是小大的晚爷,喻氏又是小大的亲身母亲,总无害死小大之理,万不想到宝生把毒药下在药中,自己没有瞧出。哭了一回,听得门响,三姑、喻氏、体仁三人奔将进来,见小白菜悲声大放,小大已死在床上,忍不住都大哭起来。便是体仁,也流泪不止。喻氏一瞧小大,七窍流血,青面突睛,分明是中了毒死的,心下怀疑,即查问小白菜同三姑,小大怎地忽然生变,小白菜便把一切事情,细细说了一遍。喻氏暗想:这事有些蹊跷,这般形状,定是中毒而亡。不要小白菜有了奸夫,嫌小大碍眼,下了毒手。本来这几天,小大不住在店中,住在家内,便有些知道了风声,方是如此。如今小大忽地中毒而死,小白菜谋死亲夫的嫌疑,可逃不脱了。只是听小白菜的言语这般悲哀,又是不像,而且这时也不便声张,且料理了后事再说,停一回回转家去把小大的堂弟葛文卿找来,同他商议再作道理。想定主意,即含泪向小白菜道:“生姑,如今且忍住了悲伤,料理后事要紧。”小白菜听得,一壁哭泣,一壁取出了二十块钱来,交给喻氏道:“妈妈,我如何料理得来呢,请妈妈做主吧。”喻氏以为小大一定没钱,如今见小白菜毫不困难的取出二十块钱,越发的生了疑心,即接了钱,向沈体仁说出一番话来。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