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文学

第八十三章 美梦成空 金锁劫 秦红

12 10月 , 2019  

终南一剑仙把麦飞龙扶坐起来,问道:“飞龙,你觉得怎样?”
麦飞龙喘了几口气,道:“好多了……” 终南一剑仙道:“那只武林金狮呢?”
麦飞龙惊愕道:“你们没找到?”
终南一剑仙道:“没有,孟大侠等已将这一带的河中寻遍了,并未寻到。”
麦飞龙摇摇头,道:“弟子落水昏厥后,便甚么都不知道了……”
南中一鹤笑道:“大家别急,武林金狮大概有着落!”
终南一剑仙闻言神色一振,抬头急问道:“在那里?”
南中一鹤一指二楞子道:“这人是在附近河边采石的,他说这吊桥下的河边有个水精洞,我想那武林金狮必被藏在水精洞中!”
终南一剑仙喜笑道:“罗兄是说,敌人把武林金狮藏入水精洞中?”
南中一鹤额首道:“大概不错,敌人引诱咱们过吊桥,目的就是要让武林金狮落水,然后他们潜伏在水中的人使偷偷将武林金狮移入水精洞中,打算等咱们离开之后,再来运出。”
孟三彦眼睛一亮道:“果真如此,那么水精洞中不仅有武林金狮,而且有人了?”
南中一鹤笑道:“可能!”
麦飞龙跳了起来,一把握住二楞子的手臂,道:“快说,水精洞在那里?”
二楞子一指河边道:“就在河边下面四五尺深的水中,洞口有三四尺宽大,一直伸上河岸这边。”
他转指河岸上的那面断崖,继道:“就在那断崖里面,这个水精洞,只有我们这儿的人知道,是很大的一个洞,一直通到后面山上。”
终南一剑仙、南中一鹤、孟三彦和麦飞龙闻言而色齐变,齐声惊问道:“什么洞道一直通到后面山上!”
二楞子道:“不错,不过过了水精洞,洞道便很狭窄,人是钻不进去的。”
大家听了才又转愁为喜,麦飞龙立即把二楞子拉到河边,道:你快说,从那里下水才能找到水精洞的洞口?”
二楞子向前走了三步,一指河岸下道:“从这里下水就可找到。”
麦飞龙转对师父道:“师父,弟子下去看看如何?”
终南一剑仙道:“你刚刚苏醒,体力未复,只怕支持不住吧?”
麦飞龙道:“不妨,弟子已无大碍。”
孟三彦把外面的湿衣脱下,说道:“我同你下去!”
终南一剑仙大喜道:“好,就劳孟大侠再下去看看,只是千万要小心,敌人可能真的还在洞中!”
孟三彦笑道:“我知道。”
他抽出一把匕首握在手里,慢慢滑下水中,缩头潜了下去。
麦飞龙也脱下衣鞋,随后潜下。
孟三彦潜入水中,便循着河岸往下摸去,约潜入五尺深,果并摸着了一个洞口,他反手拉拉已潜到身后的麦飞龙,指示了洞口的位置,然后一头钻入。
洞口约有三尺宽大,足可容纳一个人潜游进去。
麦飞龙随后潜入,两人怕惊动洞口中的敌人,都不敢用力划水,只用双脚轻轻踢动,慢慢的游入,尽量不使河水波动。
二楞子说的不错,洞道一直向河岸上斜伸上去,而且洞道越向内越宽大。
老少俩潜约二丈深,突觉眼前的水变了颜色,他们原都是闭着眼睛的,所能感觉到的只是一片漆黑,现在突然感觉水变了颜色,心知已快出水面,而水面上的洞中必有一盏油灯或一支火把亮着,因此才使漆黑的水中改变成另一种颜色。
孟三彦立即停止前进,反手推了推后面的麦飞龙,示意他不要急着出水,然后他自己潜到一处洞壁边,才慢慢的浮出水面。
麦飞龙也在另一边洞壁下浮出。
老少俩定睛一瞧,果然看见同中的壁上插着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
火光照亮了整个洞穴。
洞穴宽约四五丈,奇形怪状,岩石磷峋,看来异常阴森恐怖。 但看不见人。
洞中有火把而无人,这是不是太怪么?
不,洞中有人,只是他们的视线被一些怪石挡住,看不见罢了。
麦飞龙靠到孟三彦身边,运气传音道:“孟大侠,咱们上去么?”
孟三彦传音答道:“等一等,先把敌人所在摸清楚再采取行动。”
麦飞龙一指插在壁上那支火把,又传音道:“那支火把,不知他们是怎么带进来的?”
孟三彦摇头表示不知,慢慢移动脚步,涉水走上洞道,弯身窜入一个形着石笋的大石后面。
他探头向前窥望一眼,便问麦飞龙招招手,示意麦飞龙过去。
麦飞龙亦轻移脚步,悄悄走上洞道,趋至他身侧,探头向内望去,这才看见火把下的一颗巨石达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色劲衣的人。
那人半边脸被巨石遮住,故看不清他是何人,只约略看出是个青年。
那只武林金狮,就放在他身边的地上!
麦飞龙一见武林金狮无恙,心宽不少,当下又传音道:“孟大侠,咱们动手吧?”
孟三彦传音答道:“再等一下,敌人可能不止一人……”
一语未了,果见洞中走出一个人来!
那人也是一身劲衣,但麦飞龙和孟三彦一看就认出他是独臂剑神万劲松。
麦飞龙暗暗抽了一口冷气,惊忖道:“原来是他,那么那坐在石后的青年必是年举岳了!”
这时,只见独臂剑神万劲松开口笑道:“是一条巨蟒,已被为师击毙了。”
那青年站立起来,显露出他的面目,果然正是年举岳,他问道:“有多长?”
独臂剑神道:“约有两丈长,碗口大。”
年举岳道:“那必然是从后面的小洞爬进来的。”
独臂剑神道:“嗯,这秘洞被人称谓水精洞,想必是这条蟒在作怪。”
他说到这里,弯身坐下,接着道:“现在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年举岳道:“大约快正午了。” 独臂剑神面泛微笑道:“不知他们走了没有?”
年举岳道:“弟子出去看看如何?”
独臂剑神摇头道:“不,万一被他们发现,那就功亏一篑了,还是等待你师母的通知吧!”
年举岳笑道:“这水精洞真是不错,我想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咱们会躲在这水底的秘洞中。”
独臂剑神笑道:“正是,这洞还可通风,只要有食物,几天也不愁闷死。”
年举岳道:“咱们何不就在这洞中把武林金狮劈开?”
独臂剑神道:“别急,等你师母来了再说。”
年举岳耸耸肩,道:“师父,弟子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独臂剑神注目道:“什么事?” 年举岳道:“师父不生气,弟子才敢说出来。”
独臂剑神道:“为师不生气,你说吧。” 年举岳道:“师又认为师母靠得住吗?”
独臂剑神面容一动道:“怎么靠不住?”
年举岳道:“弟子觉得她似乎并没有真心爱着师父,只是想利用师父夺取武林金狮而已!”
独臂剑神道:“别胡说,她孤单单一个女人,不依靠为师过日子,依靠谁?”
年举岳道:“话虽不错,可是弟子总觉有些不对劲……”
独掌剑神笑道:“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她以前也许不大正经,可是她应该知道能嫁为师是莫大福气,如今得到了武林金狮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年举岳道:“女人心是无底洞,师父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独臂剑神道:“为师不信会起歹心,一个女人最需要的是丈夫和金钱,现在她已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钱,又有为师这个丈夫来保护她,她还需要什么呢?”
年举岳微笑不语。
独臂剑神见徒弟面有不以为然之色,不禁追问道:“你认为不对么?”
年举岳点人道:“对,只是她也许需要一位年轻英俊的丈夫!”
独臂剑神面色一变道:“举岳,你想得太多了,为师虽然年纪已高,且又缺了一臂,但是为师比任何人都能保护她的安全,这一点她是明白的,她绝对不会不要为师而去找小白脸!”
年举岳不敢多说,点头道:“是。”
独臂剑神道:“现在闲话少说,把东西拿出来吃吧!”
年举岳应声由壁下取出一个用油市包裹着的东西,解开油布包,露出一个木盒,他把木盒打开,便见盒中盛着许多食物,有牛肉,鸡腿卤蛋等等。
他把木盒放好,再从油布包裹取出一个酒葫芦。
独臂剑神食指大动,立刻接去酒葫芦,用牙齿咬下塞子,便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年举岳笑道:“师父莫喝光了,也给弟子喝一些啊!””
独臂剑神喝了几口酒后,便把酒葫芦递到他手上,“嗨”了一声道:“拿去,你这个小酒鬼,居然跟为师争吃起来了!”
年举岳道:“这洞中冷气逼人,要喝些酒暖和暖和……” 说罢,也仰颈喝下。
独臂剑神拿起一块牛肉丢入口中,咀嚼着笑道:“你师母的烹任功夫相当不错,为师最爱吃她的红烧牛肉!”
年举岳也拿起一只鸡腿吃起来,一面笑道:“师父,您何不跟她生个娃娃?”
独臂剑神摇头道:“不,她不喜欢孩子,她说生孩子会使她变丑。”
年举岳道:“人总会变老变丑的,这有什么关系呀?”
独臂剑神道:“她就是怕老怕丑。” 年举岳道:“师母和鱼玄霞谁的年纪大?”
独臂剑神道:“鱼玄霞大她两岁。”
年举岳道:“鱼玄霞驻颜之术也很不错,看上去还像三十岁的妇人。”
独臂剑神道:“但是她眼角已经有鱼尾纹了,这是你师母告诉为师的,她说鱼玄霞面上所以罩着那方轻纱,就是在掩遮她的鱼尾纹!”
年举岳笑道:“原来如此,弟子还以为她在故作神秘呢!”
独臂剑神得意地道:“你师母却没有鱼尾纹,所以她的驻颜之术比鱼玄霞还高明!”
年举岳哈哈道:“是的,师父真是艳福不浅。”
独臂剑神又喝了一口酒,笑道:“说到艳福,谁也比不上武林鬼才公孙虎,他生前拥有天下最出色的七个美人,但是他荒淫无度,且且而伐,终于翅了辫子。”
年举岳道:“师母当时是公孙虎的第几妾?”
独臂剑神神色略现尬尴,道:“第七,是最小的一个,所以公孙虎当时很疼爱她,但是你师母却不喜欢他……”
年举岳问道:“为什么?”
独臂剑神道:“据说公孙虎白面无须,而她却喜欢有胡子的男人,就像为师这样满面于腮,哈哈啊哎!”
他说得正高兴,忽似腹痛,按着肚子叫了起来。 年举岳一惊道:“怎么了?”
独臂剑神面色变得很难看,用力接着了肚子道:“奇怪,为师突绿腹痛如绞,莫非吃坏了不成?”
年举岳疑惑地道:“这些食物是师母作夜弄好的,只隔了一夜怎么会阿哎!”
他也抱着肚子叫起来了。 独臂剑神大吃了一惊道:“怎的,你也痛?”
年举岳连连点头道:“正是,好像刀子在割,我的天哪!”
独臂剑神头上冒出了冷汗,叫道:“糟了!一定是食物有问题……”
年举岳扔掉尚未吃完的鸡腿,痛得面上起了痉挛,大叫道:“咱们中毒了!咱们中毒了!”
独臂剑神骇然道:“你是说你师母在食物中下了毒药?不会吧?她怎么敢做出这种事?”
年举岳道:“一定是的!弟子早就觉得她靠不住,如今啊哎,痛死了!”
他双手抱腹跪倒在地上,痛呼不止。
独臂剑神神情凌然烈,目露锐芒,咬着牙齿道:“好贱人!
她竟敢对咱们师徒下此毒手,老夫……老夫非杀了她不可!”
他挣扎站起,但只向前走出两步,便又痛得蹲了下去……躲在数丈外大石后面偷看的孟三彦和麦飞龙看到这种情形,心中亦惊骇万分,两人也不敢相信病美人水香兰心肠会如此之毒,竟在食物中下毒药,企图毒杀自己的丈夫,但他们又相信除了水香兰之外,再无别人会在食物中下毒,麦飞龙传音道:“孟大侠,您看他们会死么?”
孟三彦摇摇头,沉思有顷,突然起身走了出去。
独臂剑神和年举岳听到脚步声,拾头一看竟是孟三彦来了,登时惊得跳了起来,师徒俩疾忙拨出长剑,欲作困兽之斗。
孟三彦含笑道:“老万,你还想动手?”
独臂剑神双目瞪如铜铃,好像见了鬼,又惊又怒道:“孟瞎子,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孟三彦微微一哂道:“自然是潜水找到的。”
独臂剑神暴声道:“好!既然被你们找到了,老夫没有活,你动手吧!”
孟三彦道:“我为什么要动手?看着你们毒发毙命不是更好么?”
独臂剑神悲愤已气,仰头长叹道:“罢了!罢了!我万劲松咎由自取,诚然该死,只可惜不能亲手杀了那贱人,实在叫我死不瞑目!”
孟三彦笑道:“你万劲松一世英雄,晚年却被一个女人骗得团团转,我也很替你惋惜。”
独臂剑神腹中剧痛难当,抱腹跌坐下来,道:“我瞎了眼,我瞎了眼……”
孟三彦道:“你还要那武林金狮么?”
独臂剑神道:“不要了,不要了,你们拿回去吧!其实要这武林金狮的不是老夫,而是水香兰那贼人,老夫是受她盅惑才下手的……”
孟三彦道:“水香兰这女人实在该死,你想不想亲手杀她?”
独臂剑神呻吟道:“想有何用?他妈的,我们都快要死了!”
孟三彦道:“我教你一种解毒的方法,或许有效。”
独臂剑神知他对医术亦有一手,故听了神色一振,立时坐直身子急问道:“什么法子?”
孟三彦道:“喝水!拼命喝水!然后吐出来,连刚才吃的东西一起吐出来,这样也许可以保住性命。”
独臂剑神一想不错,连忙跳到洞口淹水的地方,一头扑入,也不管那水有多脏,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年举岳也急急扑过去张口猛喝河水。
麦飞龙看着他们那副惶急狼狈的样子,心中暗暗发笑,忖道:“哼,看来不论任何了不起的英雄豪杰也都是贪生怕死的,为了活命,那样脏的水都喝得下去……”
他见孟三彦面带笑容,以为他在逗他们作乐,忍不住开口问道:“孟大侠,这法子当真能够解毒么?”
孟三彦答道:“不一定,不过此时此地,除此而外没有更好的解毒之法了。”
这时独臂剑神似已喝够了,抬头叫道:“孟瞎子,老夫腹胀如鼓,够了吧?”
孟三彦笑道:“还不够,要继续喝,喝到你眼睛翻白不能说话为止!”
独臂剑神现在性命要紧,只好言听计从,又把头沉入水中,继续咕噜咕噜的喝下去。
年举岳道喝一阵,已感肚子发胀,他想站起来,可是只站起一半,突感眼前发黑,天地旋转,顿时站立不住,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孟三彦忙向麦飞龙道:“快去把他拉上来!”
麦飞龙应声跳入水中,将年举岳拖到没有淹水的洞道上面。
孟三彦道:“把他的身子翻过为让他面朝地面俯卧着。”——

麦飞龙依言翻转年举岳的身子,问道:“下一步呢?”
孟三彦道:“站到他背上去,用力踩!”
麦飞龙于是站上年举岳的背部用力踩下去。
只听“哇!”的一声,一道水箭由年举岳的口中喷出,果然连刚才吃下的东西一起吐出来了!
孟三彦道:“再踩他几脚。”
麦飞龙又用力踩了几脚,使年举岳腹中的东西吐干净。
孟三彦道:“好,再把他拖去灌水。”
麦飞龙依言文把年举岳拖到水中,按下他的头,让他继续喝水。
而这时,独臂剑神也因喝水过多,昏倒在水中了。
孟三彦便把他拖出,也在他背上踩了几脚,使他呕吐出来,然后再拖他灌水,再压迫他吐出!
经过两次的洗胃,独臂剑神和年举岳已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似乎吃下的毒药已大半吐出,但仍未脱离险境,虚弱得直挺挺躺在地上,无力动弹。
孟三彦道:“麦贤侄,你先出,把一切情形禀告令师,看他或南中一鹤身上有否带着解毒药丹拿些进来救人。”
麦飞龙道:“好的,但若有解毒药丹,要如何拿进洞里来呢?”
孟三彦笑道:“很简单,卸在口里就行。”
麦飞龙应了一声,双手一伸,潜入水中,向洞外游出去了。
孟三彦在独臂剑神身旁坐下,含笑问道:“老万,现在你觉得怎么?”
独臂剑神有气无力的答道:“不像刚才那样痛了。”
孟三彦转望年举岳问道:“年世兄呢?”
年举岳答道:“好像好多了,但腹部间或还有些绞痛……”
孟三彦哈哈笑道:“那是阵痛,你快要生孩子了!”
年举岳面上一红,苦笑道:“老前辈莫打趣,晚辈是男儿身,那会生孩子!”
那知言甫毕,裤内发出“噗!”的一声,一股臭味顿时散发出来。
孟三彦掩鼻叫道:“好臭!你这孩子生得太臭了!”
年举岳窘得要死,说道:“这怎么办?这怎么办?”
孟三彦道:“把裤子脱下,光着屁股就是。”
年举岳满面通红,但是拉了一裤子的粪,不脱也不行,只得动手解开腰带,把裤子脱下来。
他把裤子踢往一边,便要爬入水里清洗,孟三彦大叫道:“不行,我们还要潜水出洞,你不能把水洗脏了!”
年举岳只好躺着不动,长叹一声道:“丢脸!丢脸!想不到我们师徒会落得这样狼狈!”
独臂剑神忽然惶急的叫道:“不好!孟瞎子,你快扶我到洞内去,我……我也要拉啦!”
孟三彦摇头道:“我不管!我孟三彦是何等人,岂能服待你出恭?”
独臂剑神惊叫道:“可是我走不动啊!” 孟三彦道:“走不动,用四脚爬好了。”
独臂剑神脸色阵阵苍白,惶声道:“糟糕!我快要忍不住了!”
孟三彦道:“罪有应得!”
独臂剑神奋力一翻身,急急向洞内爬去,但只爬出数步,屁股已然放炮,又一股恶臭充塞整个洞穴。
孟三彦又掩着鼻子喊道:“好臭!好臭!我说万劲松啊,你要记取这次教训,今后该好好做人了!”
独臂剑神发楞良久,只得躺下去,也把裤子脱下,师徒俩都成了光着屁股的人……
孟三彦笑道:“我告诉你们,这样上吐下泻之后,你们死不了啦!”
独臂剑神呻吟着道:“哼,老夫恨不得死了才好!”
孟三彦道:“人非圣贤,谁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你但能改过迁善,仍将受到武林同道的尊敬。”
独臂剑神道:“孟瞎子你不用教训我,我现在只想杀了那贱人!”
孟三彦问道:“她在那里?”
独臂剑神道:“她说要躲在吊桥附近,等你们离开之后,再入洞通知老夫。”
孟三彦道:“那引诱我们过吊桥的老人是谁?”
独臂剑神道:“他是‘水鬼司徒吉’,这一带的绿林高手,以前曾被老夫收服,这次老夫找他帮忙,是他献计利用这水精洞截劫武林金狮的。”
孟三彦道:“那汪俊义,毛成,柴三江三人去崆峒山冒领武林金狮,也是你指使的吧?”
独臂剑神一呆道:“谁是汪俊义,毛成,柴三江?”
孟三彦道:“他们是美人帮的‘护花使者’,冒充终南一剑仙师徒去崆峒派提取武林金狮,被我们擒获后,供称是受你们指使的。”
独臂剑神道:“没有这回事,老夫根本不认识他们三人!”
孟三彦冷笑道:“事已至此,且人证-在,你还想狡赖不成?”
独臂剑神怒道:“老夫真的没有指使他们,你不信叫他们来对质好了!”
孟三彦正要开口,忽然“哗啦!”一声水响,麦飞龙已从洞口的水里冒出,返回洞中来了。
孟三彦问道:“有没有?”
麦飞龙由口中吐出四颗药丸,答道:“这是罗老前辈的解毒药丹,据说可解百毒,但是罗老前辈说不知他们中的是何种毒药,不敢保证一定有效。”
孟三彦道:“反正有益无害,你分给他们服下吧。”
麦飞龙看见独臂剑神和年举岳都光着身子,而且满地秽物,不禁愕然道:“怎么回事?”
孟三彦道:“他们拉肚子了。”
麦飞龙一哦,当下把解毒丹分给他们师徒服下,随即回对孟三彦道:“那汪,毛,柴三人扯了蔬,他们一听独臂剑神师徒在此,吓得立刻跪下求饶,原来指使他们冒领武林金狮的既非病美人也非美人帮主,而是……”
孟三彦注目问道:“是谁?” 麦飞龙微笑道:“孟大侠听了,可不要激动才好。”
孟三彦冷嘿一声道:“他妈的,难道是粘艳娥那贱货不成?”
麦飞龙道:“正是,她怀了私心,瞒着美人帮主,唆使汪、毛、柴三人下手,打算四人平分武林金狮然后远走高飞。”
孟三彦骂道:“那泼妇,总有一天,她也难逃天理!”
麦飞龙道:“家师要晚辈转告孟大侠,暂时不要取出武林金狮,先让万老前辈利用它引诱病美人水香兰入洞,孟大侠意下如何?”
孟三彦道:“我正有此意。”
他站了起来,向独臂剑神说道:“老万,你们师徒大概死不了,如今武林金狮暂借你们用以引诱水香兰入洞,你杀了水香兰之后,须将武林金狮带上岸,交还终南白掌门人。”
独臂剑神大喜道:“好啊!但你们若一直守在吊桥边,只怕她不敢现身。”
麦飞龙道:“我们当然会假装离开,等她现身进入此洞之后,再转回来。”
独臂剑神道:“好!好!老夫现在觉悟了,等杀了那贱人之后,立刻把武林金狮带上去还给你们!”
麦飞龙便向孟三彦说道:“孟大侠,咱们出去吧?”
孟三彦道:“等一下,我还要问一件事我说老万,这只武林金狮之中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呀?”
独臂剑神道:“一张藏宝图。” 孟三彦道:“公孙虎放进去的?”
独臂剑神道:“正是,他大概看出他的爱妻们爱钱不爱人,便把他的全部财产埋藏起来,制成一张藏宝图放入武林金狮腹中,因事机不密,被鱼玄霞和水香兰发现了,这就是她们不择手段企图夺取武林金狮的原因。”
孟三彦道:“公孙虎到底有多少财产呀?”
独臂剑神道:“据说,光是珠宝翡翠等珍贵宝物就有五大箱,另有金砖无数,总值在五千万两以上。”
孟三彦吐了吐舌,笑道:“我的天!怪不得连你老万也心动了。”
独臂剑神叹道:“说真的,老夫对那些财宝并无多大兴趣,老夫只是很好奇,并想博得那贱人的欢心而已!”
孟三彦道:“好,咱们以后再谈,你们准备一下,我们要出去了。”
于是,他和麦飞龙潜水出洞,一直潜游到河心,才冒出水面,两人故意大声说没找到武林金狮,便泅水上岸。
终南一剑仙等他们爬上河岸之后,才低声问道:“怎么样?”
孟三彦答道:“他们死不了。”
终南一仙又问道:“万劲松是否决定留在洞中等候水香兰?”
孟三彦道:“是的,他现在已痛悟前非,决定在杀了她之后,便把武林金狮带上来还给掌门人,但咱们须假装离开才能诱骗水香兰现身。”
终南一剑仙道:“好,咱们立刻就走。” 孟三彦道:“往那儿走?”
终南一剑仙道:“往下游走,佯作寻找武林金狮的下落。”他说到这里,便问南中一鹤及江,毛,柴三人挥挥手,大声道:“走!那武林金狮必是被河水冲到下游去了,咱们一起寻下去!”于是老少八人装模作样的离开了吊桥,循着河边一路向下游寻去……
暮色渐临。
终南一剑仙一行人离开吊桥已有两个时辰了,但病美人水香兰却未见出现,只有一些当地居民发现吊桥断毁,一看不能通过,都掉头走了。
不久,夜色降临大地。
就在这时,一条黑影突由河岸上的一座山脚下出现,这人一身黑衣,故看不清楚是男是女,只见他一路匐匍爬到河边,悄然潜入水里……
在水精洞中的独臂剑神和年举岳自服下解毒丹后,腹痛果然消失,体力也渐渐恢复了,他们一走入水把下身洗干净再将肮脏的裤子洗涤一番,拧干穿上,才走回洞中坐下来。
年举岳道:“师父,咱们这个跟斗栽大了,今后还有什么脸去见武林朋友?”
独臂剑神道:“终南一剑仙和孟瞎子很有函养,他们大概会替咱们掩盖……”
年举岳道:“弟子对那麦飞龙一直不服气,如今不服也得服了。”
独臂剑仙道:“那小子的确不错,不骄不妄,谦虚稳重今后你该诚心诚意和他结交才是。”
年举岳道:“弟子一直以为剑术造诣在他之上,但那天在长安城外竟被他击败……”
独臂剑神道:“你的造诣的确比他高些,但你不够稳定,容易心躁气浮,这是你失败的原因。”
年举岳道:“谈到度量,他也的确比弟子实宏,方才他还肯拿解毒丹给我们,换了弟子,可能就不管他的死活了。”
独臂剑神苦笑道:“咱们师徒俩确实要闭门思过一番,重新做个规规矩矩的人。”
年举岳道:“水香兰不知何时会来?”
独臂剑神道:“她比狐狸还狡猾,也许不会很快就来的。”
年举岳道:“她来了,师父打算怎样处置她?”
独臂剑神恨声道:“这种女人饶他不得,非处死她不可!”
年举岳笑了笑道:“师父下得了手么?”
独臂剑神斩钉截铁道:“能!她太使为师伤心了!如果她不企图毒杀咱们师徒,为师肯为她做任何事情,但是现在,哼……”
年举岳道:“师父若想逮住她,可得准备一下,她潜水入洞时,若见咱们未死,只怕会掉头逃走呢。”
独臂剑神道:不错,咱们到那洞口去守候,一看见她冒出水面,立刻把她揪上来。”
说着,起身欲去。
年举岳道:“不,这样不好,万一一抓未中,再要抓她就不容易了,弟子有个更稳当的法子。”
独臂剑神问道:“甚么法子?” 年举岳道:“伪死!”
独臂剑神喜道:“对!此法甚妙,等她走过来的时候,再截断她的退路。”
年举岳道:“现在天大概黑了,她可能随时会到,咱们躺下来吧!”
於是,师徒俩就在地上躺倒,装出毒发毙命之状。
而几乎就在他们刚刚躺下之际,洞口的水中已悄然冒起一颗人头!
这颗人头戴着人皮面具,连头发一起包在面具之中,只露出两只明亮的眼睛,因此仍看不出是男是女。
他只将头露出水面像一只偷食的老鼠,机警而小心的向洞中窥伺良久,听不见洞中有一点声响,才慢慢的升出水面,涉水步入洞中。
插在壁上的那支火把,仍在燃烧,火光仍把整个洞穴中的情景照得清清楚楚。
来人一看到躺到地上“气绝身死”的独臂剑神和年举岳时,似乎不感意外,他先走去那只武林金狮的旁边蹲下,仔细察看抚摸一番,才举手将人皮面具揭下来。
一头黑亮的秀发,顿时翻现出来! 果然正是病美人水香兰!
她把脸贴上武林金狮,欢悦地道。
“啊,心肝,你终于属於我了,鱼玄霞为想得到你而组建美人帮,动员了数百人的力量,可是结果呢?哈哈,还是我的手段比她高明,我只不过把一个万劲松迷悉得如醉如痴,他便为我夺得了你……”
好像投入心上人的怀抱,她闭起眼睛娇靥上流露出一片沉醉之色,接着又呢喃说道:
“五千万两银子!啊,我的心肝宝贝,如今有了你,我可以过着比皇后更豪华的日子了,我可以为所欲,要什么就有什么,包括天下最英俊最强壮的男人!”
她掉头向地上的独臂剑神望过去,口中发出一阵银铃娇笑道:“老残废,你可别怪我心黑手辣,你要知道你本配不上我,我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而你呢,你马不过又老又丑的残废,我岂能跟你白头偕老?”
独臂剑神越听越气,霍然坐起笑道:“我的好娘子,你嘴里念念有词,到底在说些什么呀?”
水香脸兰色速变,好像屁股上挨了一针,托地跳了起来骇然大叫道:“啊哎……
你……你……你……” 独臂剑神哈哈笑道:“我怎样?”
水香兰脸色阵阵苍白,颤声:“你……你在睡是不?”
独臂剑神笑道:“不然,你认为我毒发身死了不成?”
水香兰娇躯一晃,陡地向洞口扑去。
年举岳适时跃起,举剑一拦,笑声道:“师母,您哪里去呀?”
水秀兰吓得赶忙刹住身子,窒息似的道:“没……没什么,我好像听到外面有声音,只怕是终南一剑仙等人回来了,待我去瞧瞧!”
年举岳冷冷一笑道:“不必,您请坐下来!”
水香兰忽然改变态度,柳眉倒竖,喝叱道:“瞧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的师母,你怎可用剑抵住我?”
她怒冲冲的掉头向独臂剑神道:“夫君,看你教的带徒弟,居然把妾身视为敌人,这是什么意思呀?”
独臂剑神笑道:“别生气,你过来坐下吧!”
水香兰好像变了另一个人,恐惧的神情竟然一扫而光,闻言果然转回独臂剑神跟前,以美妙的资态坐下,凝眸一瞟妩媚地一笑道:“方才妾身说了几句逗你的笑话,你可不要生气。”
独臂剑神摇摇头道:“不会,不会,我知道你说的是笑话。”
水香兰以为他们没吃那盒食物,以为已骗过他们,故心宽不少,娇声道:“咱们终於得到了武林金狮,你已经拥有富可故国的财富,你可以像皇上那样的享福了,你说是不是呢?”
独臂剑神道:“是的我是皇上,你是皇后,我们该来庆祝一下。”
水香兰笑道:“对,应该好好庆祝一下。” 独臂剑神道:“你说如何庆祝方好?”
水香兰道:“你是皇上,由你出主意好了。”
独臂剑神道:“我要怎样,你都依我?” 水香兰道:“嗯,一切依你。”
独臂神剑笑道:“好,我的庆祝方式很特别,我要喝酒,同时欣赏你美妙动人的胴体,你把衣裳脱下来吧!”
水香兰心中一惊,忙含嗔白他一眼道:“瞧你说的什么话?当着你徒弟面前……”
独臂剑神面容微沉,乾笑道:“这是联的嗜好,你敢不从,联使下旨把你推出去斩了!”
水香兰笑道:“别说笑话了。”
独臂剑神沉声道:“不是笑话,你快脱光衣裳,让我一边欣赏,一边喝酒!”
水香兰芳心尘撞,却仍力持镇静,作出埋怨之色道:“你好不害臊,怎好当着你徒弟要妾身脱光衣裳?你若是真要……看的话,等回家再看也不迟呀!”
独臂剑神严峻地道:“我现在就要看,你到底脱是不脱?” 说时,目中杀气腾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