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文学

贾尼斯·宝莫伦斯·二村

30 11月 , 2019  

武士阶层是日本前现代社会的特殊等级,他们恪守对藩主的绝对效忠,而武士的女儿更要严守清规戒律,遵循儒家传统道德,强调对家中男性的服从、忠贞、仁慈和缄默。然而,当明治维新拉开序幕,女性的独立意识开始觉醒,忠勇的武士阶层不得不作出选择和改变。

去年是明治维新150周年,日本现今仍能位列世界强国,与这场全方面的社会变革紧密相关。150年后,明治维新仍然有太多的细节值得回顾,尤其是女性扮演的角色常常被人忽略。实际上,明治维新不仅是一场现代化的政治变革,也是日本女性意识觉醒的关键时刻。
德川幕府时代的日本女性,深深受到传统社会的禁锢,被认为是男性强权社会的附属物。日本女性很少在正式场合露面,即使男人在家中的茶室交谈时,女人也绝对不允许进入。作为武士阶层的妻子,她们的职责就是缝缝补补,服侍家人,管理家政;而丈夫们可以时不时进出风月场所,享受另一群女性的陪伴。这些女性受过舞蹈和音乐训练,能陪男性聊聊她们愿意聊的话题。总而言之,幕府时代的日本女性,不是遵从于男性,就是供男性娱乐;除此之外,女性的地位和社会价值无足轻重。
明治天皇在革新之初,早已意识到日本的文明开化的进程是不能缺少女性的。在为赴洋考察的岩仓使节团送行晚宴上,明治天皇说道,“我国缺乏培养精英女性文化的高等机构。我国女性不应该对关系到生活康乐的重大原则如此无知。对后代教育起到早期培养关键作用的依旧是母亲的教育!”
在日本的历史上,女性的幸福首次上升到了国家政策目标的层面。

本书讲的是明治维新之初,日本第一批派往西方的三位女留学生的经历,她们来自武士家庭,肩负着家族仇恨和荣耀,但命运之手将她们推向了地球另半边的美国。十年的留学经历,她们寄居在美国家庭中,几乎彻底融入当地社会。西方文化的熏陶改变了她们的思维方式,她们成为改革的受益者;回国后,又成为日本的教育先驱。三位女性中,山川舍松推动日本外交,协助创立日本红十字会,津田梅子创立日本知名学府津田塾大学,永井繁子也成为知名教育家。本书是三位传奇女性的传记,也是一部以女性留学生为主体的明治维新史。

必赢娱乐棋牌 1

岩仓使节团成员,左起:木户孝允,山口尚芳,岩仓具视,伊藤博文,大久保利通

在这样的背景下,1871年,明治政府选派了5名女留学生随五十多位岩仓使节团正式踏上美国的土地。她们的使命是天皇亲自下达的:学习西方文化和规则,学成后归国协助培养将要领导国家的新一代开明日本人。

对这些初出茅庐的女孩们而言,美国是全然不同的国度,语言、生活和文化上都需要重新适应。最后,只有山川舍松、永井繁子、津田梅子这3名女孩留在了美国。生长于动荡时期的武士家族,这几位女性留学生寄宿于美国家庭,不仅完成学业,也和当地人结下了友谊。

在这场现代化的变革中,日本女性的地位和生活方式得以改善,同时她们也是历史的倡导者和推动者。作为第一批公派留学生,这三位日本女性在返回日本后推动了女性教育的革命。舍松推动了日本外交,协助创立日本红十字会;梅子先后创立女子英学塾、日本知名学府津田塾大学,坚持为日本女性提供公平的教育机会;繁子也成为当时知名的音乐教育家,为日本引介西方音乐教育做出巨大贡献。

必赢娱乐棋牌 2

从左至右:梅子、 爱丽丝、繁子、舍松,
1901年(照片由瓦萨学院图书馆特别收藏区提供)。

《武士的女儿》讲述了这三位日本女性教育先驱的传奇经历。作者贾尼斯·宝莫伦斯·二村是一位典型的美国女孩,她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日本史期间,结识了后来的日本丈夫。通过大量档案资料、百余封书信的编织,作者用小说的笔触呈现了一部细腻的集体传记,展现了明治维新时期日本的社会图景,以及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与女性权利的解放。经中信出版·大方授权,下文摘选《武士的女儿》的序言和第一章的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必赢娱乐棋牌 3

《武士的女儿》,贾尼斯·宝莫伦斯·二村 著,马霖 译,中信出版社 2019年1月版

1871年11月9日

在皇居的周围,一条条窄街小巷铺展开去。一辆辆簇新的人力车转过街角,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它们驶过商铺门前悬挂的靛青色帷帘,驶过神社那神气的朱红色鸟居拱门,又驶过武士聚居区一面面石灰粉刷过的墙壁。人力车夫紧握车把,一路穿梭,汗涔涔的身体泛着光泽,发出阵阵喘息声;叫人力车的大多是男人,铁制的车轱辘不断撞击路面。路途颠簸,但乘客们依旧面不改色。米店、草鞋店、腕表店和牛角眼镜店临街而立。士兵们清一色头戴鸭舌帽,脚蹬木屐,身穿军上衣和日式阔腿袴,闲荡在街角。他们有时看到几个人高抬着轿子经过,便好奇今次这位不露面的轿中人会是什么身份:一个有官衔的人,制服的双肩极其挺刮?一位不常出门的家臣之妻正要做一次难得的寺庙参拜?街道上,身着蓝棉褂的女仆们衣袖绑在身后,飞奔在车流和人流中。

皇居威严的巨石路堤横亘在宽阔的路面上。就在这路堤旁,正走过五个女孩。她们中,两个十几岁,尚未成年,另两个再年幼一些,而年龄最小的那个,还不到6岁。她们身着上好丝绸,三个年龄稍长的女孩着装是淡色的,上面绣着摇曳的草叶、樱花和牡丹;另外两个女孩则穿着印有羽毛的深色长袍。她们的头发高高盘起,带着沉重的发冠,整套发饰以发簪和发夹固定。走路的时候格外犹疑,好像一不小心,这精心梳理的发型就会让她们失去平衡而跌倒。她们的嘴唇涂成绯红色,脸颊抹上厚厚的粉底,只有眼睛透露出完美肤色之外的一些什么。

必赢娱乐棋牌 4

山川舍松、永井繁子与美国友人的合照

皇居雄武的大门轰隆隆缓缓打开。女孩们被迎进去后,宫门再次紧闭。皇居内,万籁俱寂。在迷宫一样的堡垒和供皇室消遣的花园之中,时间的流逝变得缓慢:一切似乎都被精心安排过,从侍卫的一举一动,到随风轻柔振翼的火焰般炽热的枫叶。女孩们踩着细碎的鸽子步,在蜿蜒的走廊上行进。她们身上华丽的和服是各自拥有过最上乘的了,每个人腰间都系有一条与和服本身形成对比色调的坚挺的宽腰带。陪同的女侍在她们耳边不动声色地给出指令:目光不离白色分趾袜正前方的光亮地板,双手紧贴大腿有如胶漆,大拇指藏于手心内。地板吱吱叫,丝绸沙沙响。线香的气味穿过拉门,随风送出。轻轻一窥,闪过的是那描画了仙鹤、乌龟、松树与菊花的一障障屏风、雕刻了老虎、神龙、藤萝与瀑布的门楣窗梁,以及紫色与金色的生动织物。

就这样,她们来到了宽敞的宫廷内室。前方是一障庄重的竹制屏风,但女孩们并不敢抬头看一眼。她们知道,这屏风后面坐的是日本天皇。五个女孩屈膝跪地,将双手放在榻榻米地板上,前倾身体,直至额头触碰指尖。

必赢娱乐棋牌 5

女孩们出发前拜见天皇当日 从左至右: 上田陈子, 永井繁子, 山川舍松,
津田梅子, 吉益亮子

如果有谁将屏风挪开,如果女孩们大胆地抬起双眼,她们将会看到一位年方二十二、身形小巧的女子。她身着雍容的祭典长袍,全身上下唯有头露在衣饰外面——雪白的和服,厚重的猩红色丝绸阔腿裤,镶以金边的奢华织锦外套。她持一展画扇,画扇上系着一根绸绳,双手依旧藏于衣袖中。油亮的头发在一张鹅蛋脸上生硬地框出一个环状,长长的发辫几乎垂到地上,发辫上隔一小段就扎着一条白纸带。她的下巴看起来很有力量,突出的耳朵衬托出一副精灵的长相。她的面庞被涂得雪白,眉毛全部被剃掉,取而代之的是额头上用木炭高高画出的浓重的两笔。她的牙被染成黑色,此染料由溶于茶水与酒的铁屑和五倍子而得,这样的打扮是符合已婚女性的。虽然她的丈夫之前刚刚试穿过他有生以来的第一套西式服装,但是对这位女子来说,她依旧需要为这一刻打扮得符合宫廷要求,就像此前的几个世纪一样。

放有漆盘的鼓凳被端了上来,放在女孩们面前。漆盘里是一卷红白相间的丝绸、茶,以及庆典糕饼,糕饼也是红白色,象征吉兆。女孩们鞠躬,又鞠躬,再鞠躬,目光紧锁在双手间的榻榻米上。那些茶点,她们一点也没敢碰。一位女侍手持卷轴,走了上来。她用白皙的双手展开卷轴,动作非常优雅。她的嗓音高亮清脆,用词正式考究,女孩们几乎没怎么听懂。这幅卷轴上的文字为皇后亲手所写,想必此前从未有哪位皇后——哪怕是在想象中——起草过这样的内容。

“考虑到你们还是孩子,你们的留洋申请获得批准。”留洋,这几个字听起来真奇怪。从未有日本女孩留过洋,事实上,连读过书的日本女孩都很少。

女侍的嗓音又尖又高。“到那时,当女校建立起来,你们也学成归来,你们将成为全国女性的榜样。”又是一句令人大吃一惊的话,女孩们从未听说过还有什么女校。而且等她们学成归来——如果她们回来的话——她们会成为什么样的榜样?

女侍已经读到卷轴末尾了。“记住,要不舍昼夜,全身心投入你们的学习。”至少这一点,女孩们可以做到,自律与服从,她们铭记在心。在任何情况下,她们也没有其他选择。天皇是众神的子嗣,而这命令来自天皇的妻子。就女孩们所知,这位人间的女神正在借另一个人的声音,给她们下命令,她将一切看在眼中,你却看不到她。

拜谒结束。女孩们从飘散着幽幽线香的皇后内室退了下去。穿过迷宫一般的走廊,她们又一次回到了宫墙外吵嚷的市井。终于松了口气。当她们回到家里时,看到的是满屋子的宫廷礼品:每个人都得到了上好的红丝绸,以及包装精美的宫廷糕点。人们说,这些神圣的糕点是如此甜蜜,吃上一口,什么病都好了。这些女孩被新近任命为女性启蒙的先锋,她们的家人并不打算怠慢皇室的好意,他们将糕点分发给亲朋好友。

一个月后,女孩们将要踏上赴美的船。如果一切按计划发展,等到归来的那一天,她们将已是成年人了。

必赢娱乐棋牌 6

梅子、合松、繁子在费城,1876年 图片由津田塾大学档案馆提供

武士的女儿

在赴美留学的五个女孩中,年龄排在中间的山川舍松

必赢娱乐棋牌,(Sutematsu Yamakawa)

白墙峭瓦,鹤城盘踞在山峦之中, 这里是会津若松藩主的领地。
内护城向环绕城堡,外护城河方圆五英里,有谷仓、 马靡,
以及最高级别武士的居住区。筑造工程从内岸开始,有16扇门通向城堡。

山川家的建筑群自身就绵延数英里,靠近城堡北边的一扇门。这是一座典型的武士家宅

(bukeyashiki)

花园作为背景,为室内提供了其所欠缺的装饰性元素。一股隐秘的清泉哺育了一个小小的瀑布,瀑布又形成了一湾微型河,金鱼躲在粉白相间的荷花下,快活地游来游去。小河周围是一座座假山,营造出奢华的山水造景氛围。一座古桥横跨溪流,直通祭礼茶室。在温暖的夏日,安在主体建筑外墙上的木格纸窗

这宁静优雅的设计和装潢只不过是武士的住所,更壮观的是武士家宅的主门区域。主门内外均有卫兵日夜值守,瓦片屋顶直冲向下形成陡峭的房檐,覆盖下方的木造建筑。院墙后有会见室,乍一看,会见室外并没有人,实际上却有隐藏在暗处的卫兵时刻把守。便所屋顶的瓦片不承重,如果有侵入者爬上屋顶,恰又踩错地方,就会直直跌下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