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馈社会

媒体评周至记者律师被殴:只是故意伤害那么简单?

3 2月 , 2019  

点击加载更多

以上修改,存在着严重的立法漏洞和隐患。我国法律规定的不公开审理案件主要包括国家秘密、个人隐私、被告为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以及法院认可的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等四大类。首先,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与依法不应当公开的信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并非不公开审理案件里的信息都不可以公开,在缺乏法律明确规定哪些信息在哪些情况下不应当公开时,该修正案第34条过于宽泛而缺乏必要的明确性;另外,该条不应该针对这四类不公开审理案件信息公开的情况,不加区别地定罪入刑,而应该详细分析甄别这四类不同情况,分别予以考虑;再则,对于泄露国家秘密罪和侵犯商业秘密罪,刑法已有专门规定,没有必要在妨害司法罪里重复入罪,这种重复也会造成与已有罪刑理解上的混淆和协调上的难度。

  原标题:记者、律师接连被殴,施暴者只是“故意伤害罪”那么简单吗?

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初次审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以下简称“《草案》”)。2014年11月3日《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草案》一经公布,便在律师界掀起了波澜,尤其是针对《草案》第308条、第309有关“扰乱法庭秩序”的修改。本次修改拓宽了罪名的范围,“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等行为将构成犯罪,虽然草案的受害主体包括了律师在内的所有“诉讼参与人”,但由于缺乏量化标准,该罪名容易扩大化,律师维权辩护将更加艰难。刑事辩护是律师业界公认的最有价值的业务,它与人的自由和生命相关。但是,近些年大量刑辩律师转型、转行,辩护律师队伍日渐萎缩,辩护质量下降,辩护队伍缺少荣誉感,成就感。如上述修改如果通过,担心更加打击这支律师队伍。

  记者是揭露真相的战士,律师是维护正义的使者,殴打记者和律师无疑是对公众权益和法律法规的践踏。作为两个比较特殊职业的工作者,对其施以暴力行为只是“故意伤害罪”那么简单吗?

我建议取消《说明》第35条的修改,具体理由如下:

  [编辑/王梅梅
统筹/纪欣]12月4日,记者采访天价停尸费被关太平间殴打;6日,2名律师庭审后遭到20余不明身份者围殴,并扬言要被活埋。近期,此类恶性事件引起公众广泛关注。

文丨张宁锐

秒拍精选


图片 1
不看脸你还爱TA吗


图片 2
会撩妹的爸是啥体验


图片 3
咸香浓郁的牙签肉


图片 4
新闻主播在鬼屋报道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7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四中全会决定为全面依法治国指明了方向,规划了蓝图,令全国人民鼓舞。然而,遗憾的是,近期全国人大公布的《关于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的第三十四条和第三十五条中,增加了对律师个别违规执业活动的刑罚,不仅与四中全会确定的司法改革方向背道而驰,而且将危害整体长远的法治体系的构建。

  事发当晚,湖北荆门警方向媒体通报,中午12时许,巡逻民警抓获一人,晚上9时,一名涉案人员向警方投案自首。

(四)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

推荐新闻

(一)聚众哄闹、冲击法庭的;

新媒体实验室

莎士比亚剧中的屠夫曾经预言:如果想要干一件迫在眉睫的事的话,那就先杀光所有律师吧!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再次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第35条(刑法309条)”侮辱诽谤威胁司法人员入罪”是严厉管制律师的又一紧箍咒,此条一旦通过,律师在法庭上抗争程序违法、司法不公的正当言行都有可能轻易获罪,律师执业环境无疑将更加雪上加霜,甚至根本败坏律师制度和司法公信力!事实上,现在敢于咆哮公堂的,往往不是当事人,也不是律师,而是法官,甚至是书记员!兹事体大,立法决策者不能不察!
@大案今天刊发全国政协委员、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刘红宇,上海市政协常委、上海胡光律师事务所主任胡光特别提案,建议全国人大取消或删除相关条款的修改。《大案》(mycase)持续关注相关立法进展。

  第四章第三十七条进一步规定,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

(二)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

新浪新闻公众号

一、没有区分民事惩戒和刑罚,一律入刑;同时对于如何定罪缺乏明确的客观适用标准,规定模糊,入罪的可能性大,可能被滥用,容易成为“口袋罪”,有矫枉过正的之虞。对于违反《草案》第308条、第309条的有关行为,在国外一般称作“藐视法庭”。国外对于“藐视法庭”的构成要件、处罚标准、量刑依据等都有明确而清晰的规定,或者有根据多年来积累的判决形成的详细而明晰的规定。而《草案》中仅对构成犯罪的行为类型作出了规定,同时一律入刑,并未针对其严重程度、是否故意分别制定相应的惩罚措施。例如《草案》中规定“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的”即可入罪,一方面对于侮辱、诽谤、威胁的程度和认定比较主观;同时“不听法庭制止”规定模糊,即到底是“使用同样的行为被制止后又重复之前的行为”,还是“在被制止后停止之前的行为,又在之后又有新的被认定为侮辱、诽谤、威胁的行为”,缺乏客观标准,很容易入罪,使得律师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如履薄冰,一言不慎就有可能被认定为侮辱、诽谤和威胁从而入刑。

  2名律师庭审后遭20余人围殴险被活埋

鉴于上述,建议全国人大考虑删除《草案》有关“扰乱法庭秩序”的修改。

  而如今记者被打新闻屡见不鲜,对此某新闻界业内人士表示:“该反思制度缺陷和法律失位了,记者被打一旦成了‘家常便饭’,法律的及时补位就显得十分必要而且迫在眉睫。”[资料来源:中国网、法制晚报、人民网(微博)、中国人大网等]

第三,这条修正案与四中全会确定的司法改革方向背道而驰,不利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宏伟战略。四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要“强化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的知情权、陈述权、辩护辩论权、申请权、申诉权的制度保障。健全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非法证据排除等法律原则的法律制度。”我国现实的庭审格局是,刑事案件中控辩双方控强辩弱,民事案件中审辩双方审强辩弱,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和律师的知情权、陈述权、辩护辩论权等诸多权利受到普遍压制,而这正是四中全会决定明确要求改革的部分。依照四中全会决定,未来应该努力构建以庭审为中心,在刑事案件中以法官消极中立,以控辩双方平衡为特点的庭审格局,以及在民事案件中以审辩双方相互尊重,以原告被告双方充分披露案情事实、充分陈述辩论为特点的庭审格局。

  关于律师的合法权益保护

根据《说明》,修正案在现有《刑法》的第308条后增加一条将“司法工作人员、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泄露依法不公开审理案件中不应当公开的信息,造成信息公开传播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规定为犯罪。

图片新闻


图片 9
新浪图片《政面》16期:格前总统被捕
支持者砸警车救驾


图片 10
穿行在大凉山深处的“幸福小慢车”


图片 11
青年摄影师不可错过的赛事


图片 12
吉林长光卫星把日本机场看光光

胡光认为《草案》增加了对律师个别违规执业活动的刑罚,不仅与四中全会确定的司法改革方向背道而驰,而且将危害整体长远的法治体系的构建。轻易将某些律师违规的执业活动入刑是短视和不明智的,得到的或许是表面貌似和谐的庭审,失去的将可能是社会整体最大范围的公平正义的实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第一,该条入罪门槛过低、弹性过宽,且“侮辱、诽谤、威胁”都是主观性很强的用语,至于“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这一兜底条款,弹性更大,不符合罪刑法定原则对刑法条文应具备高度明确性的要求,在实践中极有可能被严重滥用。

  此外,2015年9月,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国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明确规定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应当建立健全律师执业权利救济机制。律师因依法执业受到侮辱、诽谤、威胁、报复、人身伤害的,有关机关应当及时制止并依法处理,必要时对律师采取保护措施。

三、较轻的行为可能导致与其违法程度不匹配的严重后果;没有规定惩罚的终止程序,惩罚过重,没有给违法者改正的机会,极有可能矫枉过正。对“藐视法庭”实施惩罚的国家,出于维护法庭秩序、警示和教育诉讼参与人、治病救人的原则,对于“藐视法庭”的行为,处罚从轻至重都有各种档次多种选择,同时一般都还有一个类似于民事诉讼法中执行回转的程序,即在惩罚“藐视法庭”的有关人员的同时,如果相关人员确有悔改,或者情势变更,法官有权立即停止惩罚。根据我国《律师法》第49条,“律师因故意犯罪受到刑事处罚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而根据《草案》,一旦律师实施了相应的行为,则一律入刑,吊销执照。对于律师来说,吊销执照的后果比刑罚单处罚金严重得多,本来一个只需要处以罚金的行为,由于入刑,就导致律师被吊销职业资格的严重后果。同时由于《草案》没有规定相应的刑罚终止程序,一旦因违反《草案》第308、309条,则刑罚不可逆,相当于直接给律师的职业生涯判了死刑,丧失了刑罚的教育意义,有违立法本意。

视频新闻


图片 13
粗心老板把顾客锁店里
警察救援时两次笑出声


图片 14
失误的代价!南非小鹿一头撞进狮群沦为盘中餐


图片 15
高校学生上演“废品维密秀”
用编织袋废纸盘做翅膀


图片 16
马云:退休后可能当回老师
最后的时光要在沙滩上

综上,建议全国人大取消上述修改。

二、《刑事诉讼法》并未作出相应修改,没有相应的配套的刑事诉讼程序,无法保障犯有《草案》中第308条、第309条的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例如回避制度是现代各国刑事诉讼法普遍确立的一项诉讼制度,由于刑事诉讼法此时未有相应的规定,根据《草案》的相关规定,如果犯罪嫌疑人侮辱、诽谤、威胁的是主审法官,则该法官此时是受害者,是利益攸关者,此时再由该法官审判量刑,则法官可能带有偏见,有违《刑事诉讼法》中建立回避制度的立法本意,无法保证审判的公平和定罪量刑的公正。

  据悉,被殴打的两名律师是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顾冬庆、王志伟。顾律师称:“当时他们什么话也不说,就是打,我就往大厅跑,有五六个人把我架着往一辆商务车上拉,叫嚣着要把我活埋。到了商务车上,我看到有铁锹、布袋子。他们二十多人分两批,我和王律师每个人身边都有十多个人,我看到王律师被打倒在地上。”

再看《说明》第三十五条,增加了“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的”,以及“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的”内容,将刑法第309条修改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记者被关太平间殴打

第四,我们要理解律师个体在个案中的作用价值与律师作为一个整体,对于推进社会公平正义不可或缺的作用之间的辨证关系。律师在个案中主要是维护当事人个体的合法权利以及实现当事人个体合法利益的最大化,因此就难免需要尝试将法律的边界向有利于己方而不利于对方的方向推移,也会难免需要近乎苛刻地寻找对方律师、控方、甚至法官的错误和漏洞,律师在个案中的执业活动并不需要让每个法官和检察官感到喜爱和舒适,甚至无法体现出律师作为整体的光辉价值,然而当无数的律师作为整体都在这样做的时候,法律将在反复推敲和博弈平衡后找到最恰当的边界,正义将最有可能地得到伸张,公平将最大范围地得以实现。

  据悉,从11月27日开始,该电视台栏目组一直在持续关注周至县人民医院“天价停尸费”一事。11月4日,记者前往医院进行采访,求证时,一位李姓院长指使十余位身着制服疑为保安的年轻男子,对记者进行拳打脚踢。

刘红宇认为,刑事辩护与人的自由和生命相关,是律师业界公认的最有价值的业务,但是,据不完全统计刑事诉讼辩护率不到30%,因为刑辩艰难,大量刑辩律师转型、转行,队伍日渐萎缩,辩护质量下降,辩护队伍缺少荣誉感,成就感。本次修改拓宽了罪名的范围,“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等行为将构成犯罪,虽然草案的受害主体包括了律师在内的所有“诉讼参与人”,但由于缺乏量化标准,该罪名容易扩大化,这可能导致刑事辩护律师维权辩护更加艰难。

我要反馈

然而,该修正案入罪门槛如此之低,将使律师,尤其刑事辩护律师,在庭审中处于胆怯甚至恐惧之中,不敢畅所欲言充分为被告辩护,不敢理直气壮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或者指出庭审的错误,使得原本就失衡的控辩和审辩格局进一步向控方和法院倾斜。这将严重压制四中全会决定意欲强化的诉讼当事人的辩护辩论权,损害程序正义,阻碍查清案情和及时纠正庭审中的错误,最终导致错判和错案增加。

关键字 :
殴打律师活埋

作为一名法律人和职业律师,我仔细阅读分析了有关“扰乱法庭秩序”的修改,发现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