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生活

象牙贸易合法化,对大象是福音还是灾难?

10 2月 , 2019  

  现在是Tinga
Tinga的午饭时间,我们从马萨伊村出发去往一处树丛中的空地。在空地上一棵大树的旁边,村主人正在为我们烹制一只刚刚宰杀的山羊,它血淋淋的羊皮还仍然留在火旁。唯一可用的调味品就是一大堆盐,而且没有流动水可以将它清洗干净。当我正在拿着一块肺一样的部位的时候,一个非洲声音喊道“开动”。

编者按:据新华社称,今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美期间,与美国总统奥巴马达成协议,承诺各国颁布禁令,将全面禁止象牙进出口贸易。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禁售象牙的行列,但国际上仍有质疑禁令的声音,象牙贸易支持者认为受控的象牙贸易可以规范象牙市场,禁令会使黑市和偷猎行为愈演愈烈。真是这样吗?关于这个争论,伊丽莎白•班奈特发表在科学期刊《保护生物学》的文章详细描述了这个问题。

  如果拒绝食物的话会是对主人的一种不敬,所以我尽力的咀嚼嘴里的食物,同时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有关于非洲东部地区偷猎故事不寻常的开始。我到坦桑尼亚来是追寻自由生育基金会(Born
Free
Foundation)的足迹的,这一慈善组织一直为保护非洲的野生动物而工作。驾驶着一辆陆虎卫士越野车,我们从马萨伊大草原北部边缘的乞力马扎罗山一直到达了肯尼亚山的顶点,并在这个旅程中去了解非法的猎杀行为对许多非洲的珍稀物种形成了怎样的威胁。

这是野生动物保护界最富争议的话题之一:象牙贸易应该合法化吗?

  在三节简单的生物知识课后,我们回到了卫士上并驾驶到了树丛中。陆虎在这里是一种最常用的车辆,并且看来和Tinga
Tinga的生活息息相关。四个马萨伊人跳进了车子后座,对于他们来说,这次驾驶过程也是一次不寻常的经历。这个村子距离主要交通干线有16公里远,只有少数幸运的人拥有自行车作为交通工具,大部分人都是穿着用废旧摩托车轮胎制成的鞋子,靠步行出行。

从1989年起,这场争论就一直沉浮至今。当时,非洲正陷入偷猎狂潮之中,令数十万头大象惨遭屠戮——为此《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对象牙国际贸易投下了“禁止”票。

  马萨伊村的东道主Joseph
Lendiy很渴望能尽快让我们看到当地农民在几天前发现的一只公象的尸体。我们发现它躺在一条沟壑的旁边,左肩上扎着一杆长矛,象牙已经被人取走了,但是身体的其他部分依然完整无缺。“在日本和中国,象牙仍然是身份和地位的一种象征,”
Lendiy解释道,“猎杀大象已经在1989年被禁止了,但是猎杀仍然继续着。我们的长矛始终比不上猎杀者的直升飞机和枪支。”

一些动保人士认为,允许受控、有限的合法象牙贸易以满足需求——特别是中国的需求——是必要的。

  马萨伊村村民的确是为这些恐怖的猎杀场景震惊了。虽然他们要依靠这些牲畜来维持生活和基本收入,但他们的确被那样肆虐的屠杀感到惊慌失措。他们拥有的是令人着魔并极具争议的古老文化。在我们返回村子后,我们被带去亲眼目睹了一个节日。年轻的马萨伊人穿着当地的服装,脸上涂满了各种颜色的油彩。他们大声的唱着当地的音乐,所有的人在一起跳舞。看来是一个非常快乐、振奋、并感性的场景,但是他们却是在庆祝一个非法的事情。我们目睹的是女性割礼的庆祝仪式。

但其他人则争辩说,必须保留1989年的禁令才能保护大象,特别是眼下,大象偷猎再次上升到了灾难性级别。2014年8月19日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的一项研究显示,从2010年到2012年,已有十万头大象惨遭屠杀。他们认为,象牙贸易的合法化,只会促使象牙需求进一步增长。

  摆脱贫穷在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很多时候我们都能经过一些很小的金属屋子,上面都写着“拆除”的字样,但是很显然的,屋子里面都是有人居住的。“这里的贫穷状况比十年前还要差,”Kiiru说,“在这里没有中产阶级,所以没有所谓的社会等级之分,现在的年轻家庭也没有什么希望。”没有了希望,所以许多人都转去做了偷猎这一行。

从业多年的动保人士,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CS)的物种保护副主席伊丽莎白•班奈特(Elizabeth
Bennett)认为:很明显,受控的象牙贸易是不可能存在的。

  对于这里被剥夺了一切的人们,东部非洲的一些媒体也有对这里的贫困现象进行了报道。Kiiru也赞同这一点:“我们感激他们的工作,像生活救助(Live
Aid)这样的慈善机构会报道非洲地区的贫穷和无望,但是我们仍然在快乐的生活着——我们没有拥有太多东西,所以我们仅仅分享我们所拥有的。”

图片 12010年,在肯尼亚东察沃国家公园,一位野生动物管理员与象牙。2008年的一次性销售库存象牙后,死于偷猎者的大象数量巨幅增长。图片来源:nationalgeographic.com

  肯尼亚山上的青绿植被让我们误以为来到了阿尔卑斯山。在这段旅途中,我们又结识了两个新的成员,其中一个来自永葆青春慈善机构(Youth
for Conservation),另外一个叫Susie Weeks,一个在肯尼亚山信托基金会(Mount
Kenya
Trust)工作的白种肯尼亚人。Weeks给我们看了几样在山上发现的极为恐怖的诱捕工具,有一些极为残忍,令人毛骨悚然。

这就是她2014年的一篇文章中得出的结论,文章发表在科学杂志《保护生物学》(Conservation
Biology)上。(编者按:今年11月11月,国际保护生物学会中国委员会秘书长张立在顶尖学术期刊《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根除象牙贸易,中国必须行动》,同样表明只要贸易仍然存在,偷猎就不会停止。)在一次采访中,班奈特表示,她对合法象牙市场的前景进行了审查,得出的结论是“无法实现”,因为在一些国家的政府官员中,腐败太过盛行。

  “猎杀到的动物最后是被运到当地屠宰场当成牛肉一样被卖掉,”她解释道,“这是一个大规模的操作过程,但是真正实施猎杀的人往往是穷人里面最穷的那个,实际得到钱的是那些中间人。”

班奈特写道,腐败在“掌管野生动物相关执法的政府官员中尤为盛行。”这些腐败行为包括“官员索要贿赂……以及收受贿赂后对非法行为视而不见”,或是“通过在贸易环节中替换或更改《公约》规定的许可证,或其他证明文件,伪造文书以使不合法的交易看起来合法”。

  我们来到了一处岩石丛生的路上,驾驶我们的陆虎直达山顶去见两个肯尼亚野生动物服役站(Kenya
Wildlife
Service)的军人。我们加入他们是为了一起做一次防猎杀巡逻,他们都配有枪支并且有权力击毙猎杀者。和两个不讲英文的军人在密林中攀爬真是一段让人身心交疲的经历,没过多长时间我们就发现了要寻找的东西。

在一次采访中,班奈特表示她写这篇文章有两个原因:“偷猎大象的行为出现了巨幅增长,并且数据也显示了偷猎产生的巨大影响。此外,仍有国家还在提倡实行象牙交易的机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